现在的中国,平均每天有20个历史文化村镇在消失。8月3日,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阮仪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为推动和促进中国城市遗产保护事业的普及和发展,我校著名城市遗产保护专家阮仪三教授倡议,在有条件的历史城市或乡镇建立城市遗产保护活动基地。阮教授的故乡苏州市人民政府对此表示了极大的热忱与支持,与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上海阮仪三城市遗产保护基金会共同建立起“阮仪三城市遗产保护平江路活动基地”。5月9日下午,“阮仪三城市遗产保护平江路活动基地”启动仪式在苏州古城平江路20号内举行,副校长伍江出席。www.8455.com 1
作为全国最早关注城市遗产保护的知名学者,阮仪三教授不仅是苏州人,更是苏州古城保护的先行者和引领者。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他就带领同济大学规划系学生主持编制了第一版苏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为苏州古城的科学保护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平江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是倾注了阮教授的大量心血。2006年,他主持的平江历史街区保护规划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遗产保护杰出成就奖,平江路也成为全国历史街区保护的典范。
为让更多的人了解和参与苏州古城遗产保护,“阮仪三城市遗产保护平江路活动基地”旨在以宣传、保护、传承城市文化遗产,构筑广大城市遗产守望者共同的家园。今后基地将围绕城市文化遗产保护主题,每年组织春季读书节、夏季工作营、秋季采风周、冬季高峰会等季节性论坛活动。同时,该基地将作为阮仪三城市遗产保护基金会固定的国际遗产保护工作营与志愿者之家,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世界遗产培训与研究中心的常设考察站。此外,基地将联合苏州本地艺术家、建筑师、摄影家等举办作品个展,协助街道社区开展公共文化活动,吸引科研机构与有志企业开展专业活动与人文沙龙。同时基地还将开设“苏州城乡遗产保护”公众微信号,以“微传播”的新模式宣传与推广基地活动,提升城市遗产保护的影响。
“阮仪三城市遗产保护平江路活动基地”将努力建设成为苏州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区实践创新示范地,跨国跨界遗产保护交流地,政产学研协同合作创新地,专业人才与公共教育遗产实训孵化地。

www.8455.com,  尽管年逾古稀,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专家却依旧忙个不停。他是同济大学的教授、博士生导师,同时又身兼全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市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历史文化名城学术委员会副主任等社会职务,还是苏州、扬州、杭州、绍兴、平遥、丽江等数十个城市的政府顾问。他长期致力于城市发展历史与遗产保护的教学和研究,特别对中国历史城镇的保护与规划有深入的研究。2003年和2006年由阮仪三教授主持的江南水乡古镇保护规划和苏州平江历史街区规划获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遗产保护杰出成就奖,2005年法国文化部授予他艺术与文化骑士勋章。在他看来,建筑遗产的保护,资金是保障,而民间力量则是关键。

  遗产保护 需要政府重视

  阮仪三认为,在我国以政府为主导的体制下,要做好遗产的保护,首先需要各级政府的重视与支持。

  德国柏林市文物局局长曾介绍,市政府每年会投入6000万欧元,用于修复民间尚未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的历史建筑,同时,德国对于修缮历史建筑的民间行为,也采取免税政策,由政府资助,民间自主修复。而在中国,国家在这方面的资金投入力度还没那么大,投入基本建设的资金比较多。现在一些高铁的建设,投资动辄数千亿元人民币,而保护上海老石库门大概有几十亿元人民币就可以初见成效,但是这几十亿却没有着落。阮仪三说。

  另外,从法律上讲,1907年法国就有了完善的历史建筑保护法,1962年,法国出台了历史城镇保护法《马尔罗法令》,而我国目前只有《文物保护法》,没有历史建筑保护法,对于国家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也只有保护条例.

  阮仪三用治病救人来比喻建筑遗产的保护,命名历史文化名镇名村等于为亟待保护的名镇名村确诊,但没有具体可行的修缮规划,没有支持修缮的资金,相当于没有为遗产建筑开药方,更没有治病救人的医药费。

  中国古老村镇建筑的消失,不仅让传统的大家族观念、人与人的亲情关系遭到破坏,更造成了历史文化背景的消失以及老建筑蕴含的先人建筑智慧的失落。

  这就需要我们的政府从政策等层面更多地引导,各级领导要认识到建筑遗产保护的重要性,进而在遗产保护资金等方面提供更多支持。

  据介绍,浙江绍兴、江苏苏州等地目前做得比较好,绍兴每年划拨7亿元用于建筑遗产的修复。

  民间力量是关键

  阮仪三反复强调,民间力量是保护建筑遗产的关键。老建筑,尤其是民居是要有人来维护的,老建筑能被保下来要靠人,老百姓自主保护修缮是延续老建筑生命力的重要一步。让建筑遗产修复成为人们的自觉行动,让群众自发地保护祖先留下的好东西,这样才能让遗产得到真正的保护,而实现这个保护的前提是大家对建筑遗产有价值上的认识。

  另外,遗产保护志愿者也是一支很重要的力量,美国的盖蒂基金会,在2007年提供了23亿美元支持全世界的历史遗产保护,在中国也支持了两个项目,一是支持敦煌有关项目的科学研究,二是支持南禅寺、佛光寺古建筑的修缮.

  据了解,国外非政府组织参与城市遗产的保护事业已有近半个世纪的历史,各国政府也积极响应这股来自大众的力量,制定相应的法规和税收优惠政策来鼓励和支持他们。我国拥有大量的城市遗产,但政府用于保护的专项资金远远不能满足高速城市化威胁下的古建筑、古街和传统聚落的保护需求;同时,来自国内外的有志于中国遗产保护的民间人士越来越多,政府也越来越意识到需要依靠非政府组织这一力量作为遗产保护事业的有益补充。正因如此,2006年,在国内外相关人士的建议下,阮仪三教授用他的名字命名成立了上海阮仪三城市遗产保护基金会.基金会除了开展工作营,组织志愿者参加古建修复活动,还举办一些讲座、展览等,传播遗产保护的知识,提升民众的遗产保护的意识。

  通过志愿者工作营活动,让大家通过劳动的形式得到心灵的感应,用自己的双手延续人类的文化。阮仪三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