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和吉林省政府出台的“汽车下乡”政策,极大地刺激了农民的购车欲望。然而吉林省镇赉县农机局在执行过程中公然违规,要求农民把钱交给农机局统一购车,“不把钱交给农机局,就拿不到购车协议,购车享受不到政府补贴”。记者前往采访时被农机局官员指责“不懂政策”。

“汽车下乡”是政府为拉动乡村汽车市场消费,提升农民生活质量,扩大内需,提升汽车产销量,保持汽车行业健康有序发展而实施的利好政策,然而吉林省镇赉县农机局在执行过程中却公然违规,要求农民把钱交给农机局统一购车,“不把钱交给农机局,就拿不到购车协议,购车享受不到政府补贴”。
该县农机局明确要求让获得补贴资格的购车农民将购车款统一缴纳,并且同时交齐超过标准18.5%的交强险和车船使用税费用,然后等待局里收齐车款和税费后统一组织农民购车,并告知具体时间不能确定,此种代购政策,算是哪门子强权主义?

政府规定

“吉林省内的通化、延边、白城等地也出现了这种情况。”某经销商说,他们接到农民反映,如果不给农机部门好处就报不上名,拿不到补贴。而吉林省政府明确规定:“县级农机主管部门与购车用户签订补贴协议,用户到指定供应商交购车差价款购车”。据吉林省农委农机处处长兼省农机局局长成洪说:“地方农机部门出现擅自组织农民买车,这种做法原则上是不允许的。”因此,吉林省镇赉县农机局的统一收款组织农民购车,并限制买车自由,是违反有关条例的。

汽车下乡现钱补贴

而由于“汽车下乡”政策的实施能为农民购车节省5000余元的成本,并且目前恰是备耕时节,又是农用微型车销售旺季,加上优惠幅度较大,农民购车愿望强烈。而镇赉县农机局此种违规操作显然限制了农民的购车自由,并且会导致延误最佳购车时机,对农民的生产生活造成负面影响,试问,这是地方农机局的利民政策么?纵然其会摆出诸如“先收钱是怕补贴款超标”此类较为荒谬的解释,而这也成为了扣在农民身上沉重的大帽子。作为地方政府职能机构,这背后的猫腻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今年1月,吉林省出台补贴政策,从财政拿出1亿元专项资金,对购买一汽佳宝车的农民,每台补贴4000元至7000元。根据省农委规定,镇赉县享受的补贴资金为200万元。

我们想说的是,文章标题只为警醒,毕竟未有确凿证据,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但统一代购的做法确实违反了有关条例,并且给急于购车用车的农民造成了一定的阻碍和负面影响,多收的费用亦是有违常规的,与“汽车下乡”的利民政策有所悖离,同时也会对车市发展和需求市场拉动造成不利影响,显然是有过失的,因此,有关部门应加强监督和政策的贯彻落实,提高执行力,将主导权返还农民消费主体。

以单车补贴5000元计算,约有400辆车可享优惠。目前是备耕时节,又是农用微型车销售旺季,加上优惠幅度较大,农民购车愿望强烈。

此外,汽车企业和经销商针对汽车下乡政策已经采取了多效措施,以配合“汽车下乡”政策的深入贯彻实施,其中夏利N3由厂家直接补贴农民购车者2000—3000元购车,天津一汽某4S店总经理徐静芝表示:“微车下乡是国家补贴,夏利是由厂家补贴,原本国家政策减掉了一半购置税,现在再加上厂家的支持,近期夏利的销售情况很好。”由此可见,汽车企业和经销商对待“汽车下乡”政策的态度是积极的,主动的,在国家补贴的基础上进一步让利促销,并为农民购车谋便利,这与国家政策的初衷是相契合的,而此种措施,也正好与某地农机局的行为构成了鲜明对比。那些末端的农机职能部门,不知能否在地区经销商的配合下,为农民百姓购车的便利性和积极性上再努把力呢?

据了解,有关“汽车下乡”的补贴政策由吉林省农委牵头,各级农机部门落实。购车农民经所在村、乡、县农机部门筛选和公示来确定购买资格,由县农机局出具四联单,农民可自由选择一汽佳宝设在吉林省内的11家指定销售点。

吉林省规定,“县级农机主管部门与购车用户签订补贴协议,用户到指定供应商交购车差价款购车”。这种“现钱”补贴政策受到农民欢迎。

镇赉农民

农机局要统一代购

镇赉县嘎什根乡农民何晶经营一家农资店,他打算购买一台一汽佳宝面包车。在听说购车可享受政府补贴后,他立即跟一汽佳宝白城经销商联系,对方说,经过公示享受补贴资格,从县农机局开来购车协议后即可差价购车。

“前几天县农机局打来电话,说我已获得补贴资格,但必须先把钱交到农机局,他们统一到长春提车。”何晶对此很不理解:从镇赉县开车到白城市只要半小时,到长春要四个半小时以上。为何舍近求远?他说,自己现在急等用车,而县农机局工作人员说,等钱收齐了统一购买,具体时间不能确定。

镇赉县部分农民说,就近买车方便售后服务,因此他们不想通过农机局到外地“统一代购”。

镇赉县黑泡乡林场农民高海龙说:“现在我们有钱、上面有政策,想买车,却被协议卡住了。”

多收税费200余元

记者调查发现,镇赉县农机局除要求农民交纳购车款外,还要同时交纳交强险和车船使用税。根据规定,一汽佳宝八座位车交强险为1100元,车船使用税250元,而农机局要求农民共计支付1600元。“我们问工作人员为什么收这么多,他们说是局里要求的。”农民何晶说。

据调查,镇赉县有200多名农民打算购买“补贴车”,但一纸协议却使他们享受惠农政策如此艰难。

为方便售后服务,一汽佳宝公司建议农民就近购买。在白城市,一汽佳宝设置了一家指定销售点。由于镇赉县距离白城市较近,农民都愿意到这家经销点提车。

www.8455.com,3月14日,一汽佳宝白城市唯一代理商高宝友说,2月5日,他跟一汽吉林销售公司两位负责人到镇赉县农机局。局长周万喜告诉他,县农机局将统一向农民收款,否则不给开购车协议。“我当时跟他说,政策允许农民自主购车,自由选择经销商。而周局长说,这个规定没用,宪法还有改的时候呢,这些我们知道怎么做。”

农机局长

不交钱不给开协议

13日,记者和几个农民来到镇赉县农机局。局长周万喜说,农机局不相信白城的经销商,不跟白城合作,他们已经联系好了长春的汽车销售公司,他们的售后服务好,农机局给买车农民到长春去提车。如果农民不把钱交给农机局,就不能给开购车协议。

周万喜说,他是为农民着想,先收钱是怕“补贴款超标”。对此,一汽佳宝吉林办事处销售经理刘辉说,县农机局在为农民开具购车协议时,需要填写汽车价格和优惠数额。因此他们只需根据记录,优惠部分满200万元就停止发放协议,跟收不收钱毫无关系。

对于吉林省的补贴实施方案规定,农民可以自由选择指定经销商,农机局副局长徐晓民说:“你对政策根本就不懂,省政府规定的,要把钱先交给农机局,由农机部门组织农民统一购买。没有说让农民自主去买车,必须把钱交给农机局。”当记者要求看相关文件时,他拿出了一堆文件,但都与此事毫不相关。

农民坚持要求开购车协议,周万喜骂了一句脏话后离开。镇赉县农民李辉说,由于着急买车,他已从白城买回一辆车。“我当时告诉经销商,自己享有补贴资格,现在先交全款提车。经销商答应我,只要开来购车协议就可以返补贴款。”李辉说,“县农机局非说我先买车是被经销商给骗了。农机局就是找借口,想从中得好处。”

事件进展

强行代购仍在继续

一汽佳宝吉林办事处销售经理刘辉说,按照规定,禁止农机部门组织集体跨市购车,“我们已经通知各经销商,发现违规销售,一台车罚款1000元。”

“吉林省内的通化、延边、白城等地也出现了这种情况。”刘辉说,他们接到农民反映,如果不给农机部门好处就报不上名,拿不到补贴。

记者把掌握的情况与吉林省农委农机处处长兼省农机局局长成洪沟通后,他说,他们已经了解到部分地方农机部门出现擅自组织农民买车,这种做法原则上是不允许的。

3月17日,成洪透露,省农委已派检查组到镇赉县调查,发现确实存在农机局组织农民购买汽车的事。“我们已经要求他们停止代购行为。”

3月19日,镇赉县仍有十几个农民致电记者,反映县农机局工作人员仍执行“代购”政策。当天,农民丛宪波到县农机局开购车协议,工作人员说,周局长要求购车农民要现场交钱,之后由农机局统一购买,否则不能享受补贴。

20日,黑泡乡林场农民杜立超说,他们找到农机局工作人员,对方说,已经停止办理购车协议。“他们说,你们不是找媒体曝光我们吗?现在都不给办了。”当天下午他在农机局办公现场看到,部分农民无奈只好把购车款交了。杜立超说,“他们仍在收钱,根本就没停止。”随后,记者试图联系局长周万喜,但他手机处于关机状态,办公室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据新华视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