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恐慌、衰退、危机,正在缠绕着全球。在这场由美国人超前透支消费而引发的金融和经济动荡,开始从北美蔓延到全球每个角落,没有哪一个人可以说这与自己无关。

因为美国人固有的信贷消费观念,由此带来的信贷紧缩和消费者信心大幅下降,对作为耐用消费品的汽车行业冲击可想而知,而北美、欧洲和日本几大传统汽车消费市场销量下滑的最新数据也表明,汽车业所受冲击已经超过了业界此前最悲观的预计。

www.8455.com,作为全球经济的重要一部分,中国经济也无法逃避,虽然我们还无法预计这波冲击会持续多久,会给中国带来多大的影响,但是,中国汽车业已经切实感到各种压力正在逼近,销量下滑的幅度让所有的汽车人感到了“寒意”。

但是,从辩证法的角度看,任何“危”的地方都会隐藏着“机”。就像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是“危”,产业整合和新品推出是“机”;70年代能源危机是“危”,日本厂商借机走向全球是“机”一样;本次危机中,经济衰退是“危”,那么“机”又是什么呢?

答案是肯定的,新能源和绿色革命。

现在就是看谁能跑得最快,速度从来都是生命力。

本期汽车周刊特别挑选了几位汽车界的资深人士进行座谈,共同探讨本次经济危机对中国汽车业的冲击到底有多大?中国汽车业该如何完成自救,机会又在那里?

李洪炉:北京现代常务副总经理

赵英: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工业发展室主任

商玉贵:长城汽车副总经理、宣传部长

陈赛:广州佳达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

易俊丰:长江证券汽车整车分析师

徐敏峰:长江证券汽车零部件分析师

冲击

《第一财经日报》:美国三大汽车集团已经成为实体经济中受冲击最严重的企业之一,而在此轮金融危机中,中国汽车业会受到多大的影响?

李洪炉:汽车在中国是国际化程度最深的行业,不可能不受影响,而且目前的影响已经显现出来,以往的“金九银十”是汽车企业期盼的月份,但是今年却让汽车人都寒了心。

在今后若干个月的时间里,影响可能会更加明显。在今年年底甚至到明年,汽车行业各个企业的日子都会很不好过。

赵英:影响比较大。在国内经济增长速度下降,国外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前几年形成的庞大生产能力,在这时候表现出的过剩就真正严峻了。

这将导致今后中国汽车市场的竞争会更加激烈。虽然中国汽车市场总体仍将保持增长,但是如此多的汽车企业,有这么大的生产能力,竞争会更加残酷,有些处于市场边缘的汽车生产企业的生存会有困难。

商玉贵:长城汽车公司出口业务在9月份出现了明显放缓,比预期减少两到三成,预计今年的出口目标将由7万辆下调至6万辆。

长城汽车从十年前就开始做出口,最近这几年在国际市场的销量基本占到整个企业年销量的40%,长城汽车在这场金融风暴中受到的冲击的确不小。而国内其他自主品牌,如果经营质量不好,很有可能受到重创。

徐敏峰:金融危机本身对中国汽车行业的直接冲击并不大,但金融危机带来的经济环境对汽车行业有较大影响。金融危机的源头美国所在的北美,下半年以来汽车销售降幅都在20%~30%。近期欧洲市场和日本市场也不乐观。而中国受金融危机的直接影响并不大,但八九月汽车销售出现了同比负增长,这在近几年是绝无仅有的。

《第一财经日报》:这波冲击会从哪些方面给中国汽车企业带来影响?

易俊丰:汽车作为可选耐用消费品,影响其消费的最主要因素是居民对于未来收入的预期,也就是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速。由金融危机导致的人们对未来可支配收入水平下降的预期,是造成今年4月以来汽车消费疲软的主要原因。我们留意各大媒体网站,工薪阶层当前探讨最多的就是全球经济危机下的裁员风险。

陈赛:从销售来看,我觉得金融危机对消费者的消费信心和消费观念影响很大,从美国的情况来看,消费者购车需求肯定是存在的,只是很多人推迟了购车计划,或者抛弃了传统油耗大的产品转而购买经济型汽车。从我国的情况来说,现在消费者的观望心理明显加重了。

商玉贵:首先是人民币升值。除了对美元比较稳定,目前人民币对欧元等其他货币都处于升值状态,这样直接增加国外消费者的购买成本。其次,国外很多购车者是用信贷方式买车,金融危机发生之后,各国的金融贷款纷纷缩紧,直接影响购买行为。另外,金融危机使消费者有恐慌心理,实际购买能力下降。

《第一财经日报》:金融危机对中国汽车行业的冲击和对美国以及欧洲的冲击有什么不同?

陈赛:我认为主要是程度上的差异。欧美社会是消费社会、信贷社会,基本上靠金融支撑着,金融行业一有风吹草动,对整个经济,包括对汽车行业的影响就很大。

而我国社会还是储蓄型的,只是大家不知道危机会持续多久,观望的气氛比较浓厚。其实关键还是消费信心的问题。虽然汽车销量前几个月不景气,但还没有哪家汽车企业撑不下去了。如果我国的内需被激发起来,我觉得汽车行业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

赵英:首先中国仍然是一个增长的市场,仍将是全世界增长最快的汽车市场,这是由中国的经济发展决定的。而且,中国汽车市场的格局不会由于此次经济危机而发生变化。

易俊丰:中国与欧美乃至日本汽车消费市场最根本的区别就是,中国目前还处于轿车消费的初级阶段,与欧美日成熟消费市场不可同日而语。暂时的经济危机只是延迟中国当前轿车消费,经济一旦好转轿车消费仍将恢复。简而言之中国的轿车消费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自救

《第一财经日报》:为了缓解金融危机的压力,国家也在陆续出台促进消费、拉动内需的相关政策。这对汽车市场会不会有一定的积极影响,缓解汽车企业的压力?

李洪炉:到目前为止,国家出台的政策还没有对汽车行业产生直接的积极影响。但是随着政策的深入贯彻,可能会有一些积极的政策,对汽车行业的利好作用也许会有效果。但从目前来看,金融危机对汽车行业的负面影响还是主要的。

《第一财经日报》:由于本土市场的“崩溃”,各大汽车企业都将更多的精力转移到新兴市场,您认为这对于解决汽车企业的困难能有多大的帮助?

李洪炉:跨国公司将新兴市场作为进一步谋求发展的基地,并对这些基地加以建设,这是非常明智的。毕竟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等国都是发展速度比较快、经济规模相对比较大、市场容量也相对比较大,对跨国公司的吸引力是很强的。

但是,这次的金融危机来得太突然,汽车企业不可能靠投资新兴市场来解决眼前的问题。这些投资需要一定的过程,是一个渐渐获得收获的过程,是一项战略投资。但是总的来说对新兴市场进行投资是明智的选择。

商玉贵:作为自主品牌,长城汽车在放慢海外扩张步伐的同时,一方面在国内市场逆势推新车,积极推出新产品。11月初,长城汽车的轿车产品炫丽将如期推出。另一方面趁这个时候练好企业内功,增强竞争力。

同时,作为应对之策,我们将今年的销量目标从18万辆调回到15万辆。不单单是受国外市场影响,国内市场也不理想。

国内市场汽车销量整体下滑,尤其是国外汽车品牌大量涌入国内汽车市场,合资品牌也开发出很多低端产品,挤压自主品牌的生存空间。在没发生金融危机之前,今年上半年几乎大部分自主品牌车企销量增幅都是下降的。

机会

《第一财经日报》:汽车产业重新恢复增长的时间会是什么时候?

徐敏峰:也许是2009年下半年。

商玉贵:预计到明年下半年或者明年年底会好起来,因为人们的恐慌心理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在此期间持币待购情况还要加剧。

陈赛:我认为汽车行业需要一个调整的时间,像美国汽车市场现在正在进行一个非常深度的调整,我觉得这种调整主要是汽车产品结构方面的。不论是美国三大还是外来的日系、德系等,都应该迎合美国现在消费观念的转变,提供小排量的经济型汽车甚至是新能源汽车。我个人认为这个调整应该需要3~5年的时间,也就是2012年以后,汽车行业会重新恢复过来。

就我国汽车行业来说,我觉得再期望像前几年那样的“井喷”已经不现实了。但在未来的10~20年里,我认为汽车业还会维持一个稳定的增长,毕竟我们的汽车人均保有量还不是很大。

《第一财经日报》:美国福特、通用汽车已经开始裁员,美国巨富科克莱恩已经开始抛售所持有的福特汽车公司股票。在全球汽车巨头遭遇重大打击时,中国本土汽车厂商的机会在哪里?

徐敏峰:虽然中国制造在成本上具有优势,也进入了全球供应商体系,但外资供应商掌握着高端技术,而且本土厂商更多的是二、三级供应商。要想颠覆已经牢固稳定的外资主导的供应商体系难之又难。

由于目前合资整车厂商自合资以来就带来已经稳定成熟的供应商体系,整车厂进入中国的同时,零部件供应商也进入中国跑马圈地。这样一来,留给中国本土零部件供应商的空间已经大为减小,也许本土自主品牌汽车的发展会给本土供应商以更大的机会,这也是美国、欧洲、日本汽车产业发展的经验。随着新能源汽车逐步走向产业化,中国汽车产业会看到不少机会,比如比亚迪的兴起。

李洪炉:新技术,特别是新能源技术是汽车产业技术发展的一个方向。

用传统的办法来制造汽车,虽然还有一定的发展空间,但是新技术应该是汽车产业永远要追求的思路,谁不走这条路,谁就要被淘汰。

从目前来看,节能减排是全球面临的共同课题,对中国市场的意义更加重大。因此,各个汽车企业在新能源技术方面投入很大的精力和财力,这是对的。

韩国现代和北京现代也在讨论这个问题,我们也多次研讨将混合动力引入中国的问题,双方对此都很重视。但是何时引入中国还需要广泛的协商,毕竟这是一项战略举措,要经过严格的市场调研,包括成本的承受能力等问题,这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

赵英:中国的自主品牌汽车企业还是要加紧提高自己的水平,不然市场竞争会更加严峻。

商玉贵:作为自主品牌,首先得把这个困难扛过去。能不能扛过去要看企业自身的实力,如果企业完全依靠贷款过日子,或者没有一定基础,没有盈利能力,恐怕难以扛得过去。

同时,对于实力强的企业未尝不是一次机遇。外部经济环境恶化对于中国汽车企业是一次难得的洗牌过程,那些盈利能力强、经营状况好、成本控制能力强的企业,会继续留下来,同时经营质量差的企业将被市场淘汰。

《第一财经日报》:美国很多汽车零部件企业面临破产、重组,对于中国汽车企业来说,是不是一次难得的机遇,比如可以趁机收购上下游企业来增强自身实力?

商玉贵:目前中国汽车企业走出国门收购国外企业的能力还不强,主要在于管理水平的欠缺。按说有实力、有远见的企业应该抓住这个时机出手并购,但中国企业目前不具备这个实力。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