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人物

www.8455.com 1宋朝人物

中文名:韩德让

出生日期:公元941年

别名:耶律隆运

逝世日期:公元1011年

国籍:中国

主要成就:高粱河之战,汉化改革,澶渊之盟

民族:汉族

性格:稳重,有谋略,喜建功立业

出生日期:公元941年

爵位:楚国公,楚国王,齐国王,晋国王

逝世日期:公元1011年

韩德让人物简介

职业:政治家

韩德让,祖籍蓟州玉田,辽朝权臣。韩德让的祖父韩知古是被掳掠去辽国的汉人,后在辽国官至中书令。韩德让之父韩匡嗣是辽国的南京留守,卒于西南面招讨使任上,封秦王。韩德让在辽景宗时任东京供奉官,后逐渐升迁至权知南京留守事,成为一方权臣。乾亨元年,韩在南京幽都府抵抗北宋讨伐,因功授辽兴军节度使。后入朝为南院枢密使,赐名“德昌”,成为汉臣中权势最大者。辽圣宗即位后,萧太后摄政,命韩德让负责宿卫。统和三年,韩兼政事令,进入辽国决策核心,对稳定圣宗初年的政局起了重要作用。次年,韩率军击败北宋北伐的曹彬和米信部队,被封楚国公,旋即进封楚王。统和十二年,韩任为北府宰相兼领枢密使,不久又兼北院枢密使,拜大丞相,封齐王。此时韩总理北南两院枢密院,集辽、汉军政大权于一身。澶渊之盟后,韩徙封晋王,赐名耶律隆运,位在亲王之上。统和二十九年随辽圣宗出征高丽,在军中去世,追赠尚书令,谥文忠。韩德让身为契丹化汉人,却成为萧太后摄政时宠遇最厚、权势最大的人物。据说萧太后曾对其说“吾尝许嫁子,愿谐旧好,则幼主当国,亦汝子也”,而辽圣宗也“至父事之”。又有野史记载萧绰派人秘密毒杀韩德让的妻子李氏;因此后世又传说萧太后和韩德让实已结为夫妻。

主要成就:高粱河之战,汉化改革,澶渊之盟

韩德让人物生平

性格:稳重,有谋略,喜建功立业

早年经历

爵位:楚国公,楚国王,齐国王,晋国王

唐末,祖父韩知古被掠至辽为奴,后官至中书令。父韩匡嗣官居南京留守,封燕王,后因与宋军作战失败,遥授晋昌节度使,降为秦王。韩德让自幼受家庭影响和父辈熏陶,智略过人,深明治国道理。初侍辽景宗以谨饬闻,加东头承奉官,补枢密院通事,转上京皇城使,遥授彰德军节度使。

谥号:文忠

辽朝最大汉臣

韩德让人物

乾亨元年七月,韩德让代父守南京。九月,宋军攻打南京,韩德让临危不惧,登城指挥守军抵御15昼夜,待援兵赶到,内外夹击,大败宋兵于高梁河,史称“高梁河之役”。韩德让因功授辽兴军节度使。乾亨四年,迁升南院枢密使,赐名“德昌”,成为汉臣中权势最大者。

韩德让(941年-1011年),祖籍蓟州玉田,辽朝权臣。韩德让的祖父韩知古是被掳掠去辽国的汉人,后在辽国官至中书令。韩德让之父韩匡嗣是辽国的南京留守,卒于西南面招讨使任上,封秦王。韩德让在辽景宗时任东京供奉官,后逐渐升迁至权知南京留守事,成为一方权臣。乾亨元年,韩在南京幽都府抵抗北宋讨伐,因功授辽兴军节度使。后入朝为南院枢密使,赐名“德昌”,成为汉臣中权势最大者。辽圣宗即位后,萧太后摄政,命韩德让负责宿卫。统和三年,韩兼政事令,进入辽国决策核心,对稳定圣宗初年的政局起了重要作用。次年,韩率军击败北宋北伐的曹彬和米信部队,被封楚国公,旋即进封楚王。统和十二年,韩任为北府宰相兼领枢密使,不久又兼北院枢密使,拜大丞相,封齐王。此时韩总理北南两院枢密院,集辽、汉军政大权于一身。澶渊之盟后,韩徙封晋王,赐名耶律隆运,位在亲王之上。统和二十九年随辽圣宗出征高丽,在军中去世,追赠尚书令,谥文忠。韩德让身为契丹化汉人,却成为萧太后摄政时宠遇最厚、权势最大的人物。据说萧太后曾对其说“吾尝许嫁子,愿谐旧好,则幼主当国,亦汝子也”,而辽圣宗也“至父事之”。又有野史记载萧绰派人秘密毒杀韩德让的妻子李氏;因此后世又传说萧太后和韩德让实已结为夫妻。

监国摄政

韩德让人物生平

是年秋,辽景宗病危,德让与耶律斜轸俱受顾命。他与承天皇后萧绰密议,随机应变,剥夺了觊觎皇位的各路诸侯兵权,立12岁的梁王隆绪为皇帝,是为辽圣宗,尊圣宗生母萧绰为皇太后,摄国政。韩德让以拥立功总理宿卫事,参决大政。

早年经历

萧太后为笼络韩德让,使其成为自己的得力助手,私下对韩德让说:“吾常许嫁子,愿谐旧好,则幼主当国,亦汝子也”。从此,韩德让处于监国地位。统和元年,萧太后在韩德让支持下实行汉法,加封韩德让开府仪同三司,兼政事令。统和四年,宋攻辽,韩德让从萧太后拒宋,败宋,封楚国公。师还,韩德让在萧太后支持下,团结契丹贵族和汉族中有治国才略之人,实施选官任贤,不分番汉,考核官吏;确立科举制度;清理辽世宗以来的滞狱;减免遭受战争、自然灾害灾民的赋役等改革措施,使辽代中期出现了兴旺繁荣局面。

唐末,祖父韩知古被掠至辽为奴,后官至中书令。父韩匡嗣官居南京留守,封燕王,后因与宋军作战失败,遥授晋昌节度使,降为秦王。韩德让自幼受家庭影响和父辈熏陶,智略过人,深明治国道理。初侍辽景宗以谨饬闻,加东头承奉官,补枢密院通事,转上京皇城使,遥授彰德军节度使。

赐姓耶律

辽朝最大汉臣

统和二十二年九月,韩德让从萧太后南下攻宋,参与订立了“澶渊之盟”,宋辽双方进入相对稳定时期。韩德让官至大丞相,总知南北院枢密使府事,集军、政大权于一身。萧太后利用摄政地位,先赐韩德让名德昌,再赐皇族姓氏,取消奴隶身份,成为契丹贵族。后辽圣宗赐名耶律隆运,对其“至父事之”,赐铁券几杖,入朝不拜,上殿不趋,左右特置护卫百人。统和二十九年正月,韩德让从圣宗伐高丽,还师,卒于军中。赠尚书令,谥“文忠”,官给葬具,建庙乾陵侧。

乾亨元年七月,韩德让代父守南京。九月,宋军攻打南京,韩德让临危不惧,登城指挥守军抵御15昼夜,待援兵赶到,内外夹击,大败宋兵于高梁河(约在今北京外城一带),史称“高梁河之役”。韩德让因功授辽兴军节度使。乾亨四年,迁升南院枢密使,赐名“德昌”,成为汉臣中权势最大者。

韩德让轶事典故

监国摄政

辽景宗去世时,圣宗才12岁,萧绰才30岁。真可谓“孤儿寡母”。当时诸王宗室二百余人拥兵握权,盈布朝廷,“族属雄强”,对皇权构成极大威胁。宋、辽边境战事频仍,“边防未靖”。萧太后父亲萧思温早在保宁三年被害,萧绰没有娘家人可以依靠,立刻召见了景宗临死前的顾命之臣韩德让和耶律斜轸,忐忑不安地垂泪道:“母寡子弱,族属雄强,边防未靖,奈何?”
这两位都不是外人,韩德让是萧绰的旧情人,耶律斜轸是萧绰的侄女婿,既是至亲又是心腹,在他们面前垂泪很能引起他们的同仇敌忾之心,果然这两位立马表示忠心:“但信任臣等,何虑之有!”
于是萧绰与耶律斜轸和韩德让一起参决大政。南边的军事委托耶律休哥。韩德让总管宿卫事,萧绰和圣宗母子的安全得到了保障。韩德让甚得萧绰宠信。他请示萧绰之后,撤换了一批大臣,并敕令诸王各回自己宅第等待,不许私自互相宴请,乘机夺取了他们的兵权,太后和圣宗的地位才得到了巩固。

是年秋,辽景宗病危,德让与耶律斜轸俱受顾命。他与承天皇后萧绰密议,随机应变,剥夺了觊觎皇位的各路诸侯兵权,立12岁的梁王隆绪为皇帝,是为辽圣宗,尊圣宗生母萧绰为皇太后,摄国政。韩德让以拥立功总理宿卫事,参决大政。

据历史记载,韩德让和承天皇太后有过一段特殊关系,所谓“有辟阳之幸”。萧绰少年曾许配韩德让,还未来得及结婚,就被景宗选为妃子。景宗死后,萧绰看中了韩德让的政治才能与军事才能,于是决定改嫁韩德让。这在当时契丹族的风俗中是允许的。萧绰私自向韩德让说:“我曾经许嫁于你,愿谐旧好。当国幼主,也就是你的儿子了。”此后,韩德让就无所避讳不断出入于萧绰的帐幕之中,出外游猎和处理政务,两个同案而食,并排而坐,同帐而卧,过着夫妻生活。圣宗对韩德让也以父事之。萧曾派人缢杀韩德让之妻,并入居德让帐中,两人形影不离,俨若伉俪,其住处常有卫兵千人、膳夫及蕃汉官员等,国家大事皆两人参决。宋辽澶渊议和时,宋朝派曹利用前往,“利用见虏母于军中,与蕃将韩德让偶坐驼车上,坐利用于车下,馈之食,共议和事。”所谓驼车实即“奚车”,是张有毡幕之车。《乘轺录》云:“虏所止之处,官属皆从,城中无馆舍,但于城外就车帐而居焉。”曹利用见到的是两人“偶坐”,“偶坐”者并排而坐也。倘非夫妻,谁敢与太后“偶坐”?太后又岂肯与臣下“偶坐”?三是韩德让待遇优渥,非其他大臣能望其项背。涿州刺史耶律虎古,因对韩德让无礼,韩德让竟然当庭将耶律虎古击死。一向以执政严明,在国内推行杀人偿命制度的萧绰眼睛一闭,硬是就当没看见。一次承天太后观看打马球,韩德让出场时被契丹贵族胡里室误撞坠马,承天太后立刻将胡里室斩首,群臣面面相觑,不敢出一言相救。

萧太后为笼络韩德让,使其成为自己的得力助手,私下对韩德让说:“吾常许嫁子,愿谐旧好,则幼主当国,亦汝子也”。从此,韩德让处于监国地位。统和元年,萧太后在韩德让支持下实行汉法,加封韩德让开府仪同三司,兼政事令。统和四年,宋攻辽,韩德让从萧太后拒宋,败宋,封楚国公。师还,韩德让在萧太后支持下,团结契丹贵族和汉族中有治国才略之人,实施选官任贤,不分番汉,考核官吏;确立科举制度;清理辽世宗以来的滞狱;减免遭受战争、自然灾害灾民的赋役等改革措施,使辽代中期出现了兴旺繁荣局面。

萧绰犹不满足,更是在小皇帝面前的君臣这一名份也欲去掉。于是赐韩德让皇族姓氏耶律,赐名隆运,封晋王,隶属季父房,圣宗从此得称韩德让为亲叔叔了。韩德让像辽国历代皇帝和摄政太后一样,拥有自己私人的斡鲁朵、属城,万人卫队,直如辽国的太上皇。史载:“德让无子,初以圣宗子耶律宗业为嗣;又无子,以魏王贴不子耶鲁为嗣;天祚立,以皇子敖鲁斡为嗣。”因为韩德让无子,于是规定皇室每一代都贡献一个亲王作为韩德让的后嗣

(历史 赐姓耶律

公元1004年,萧绰亲率大军二十万南下攻宋,军队一路推进,到达澶州城,直逼百里外的东京汴梁城。北宋朝廷一片混乱,甚至有大臣们建议弃城逃跑,迁都江南或者蜀中。宋真宗在宰相寇准的鼓励下御驾亲征,在澶州城下,与萧太后签订了“澶渊之盟”。萧绰和韩德让联手完成了这最后一战,又过了五年,萧绰自感身体每况愈下,于是在圣宗统和二十七年的十一月为儿子耶律隆绪举行了传统的“柴册礼”,还政给儿子。这时候,她已经在南京城开始修建新宫了,于是打算到南方去疗养,不料走到半途,一病不起,逝于行宫,享年五十六岁。死后,葬在辽乾陵之中。

统和二十二年九月,韩德让从萧太后南下攻宋,参与订立了“澶渊之盟”,宋辽双方进入相对稳定时期。韩德让官至大丞相,总知南北院枢密使府事,集军、政大权于一身。萧太后利用摄政地位,先赐韩德让名德昌,再赐皇族姓氏,取消奴隶身份,成为契丹贵族。后辽圣宗赐名耶律隆运,对其“至父事之”,赐铁券几杖,入朝不拜,上殿不趋,左右特置护卫百人。统和二十九年正月,韩德让从圣宗伐高丽,还师,卒于军中。赠尚书令,谥“文忠”,官给葬具,建庙乾陵侧。

萧绰去世对于已经是年老的韩德让来说,也是一重极大的打击,他的身体也自此垮了下来,尽管圣宗耶律隆绪率诸亲王像儿子一样亲侍床前,皇后萧菩萨哥也亲奉汤药——耶律隆绪一直和韩德让亲如父子,感情始终不受皇权和时间的影响,

韩德让轶事典故

尽管帝后殷勤服侍,韩德让的生命仍在急速消逝中。就在萧绰去世后的第十五个月,韩德让也随之去世。辽圣宗耶律隆绪亲自为韩德让举行了国葬,并将其安葬在萧绰的陵墓边。韩德让成为葬在大辽皇陵中的唯一一个汉人和臣下。

辽景宗去世时,圣宗才12岁,萧绰才30岁。真可谓“孤儿寡母”。当时诸王宗室二百余人拥兵握权,盈布朝廷,“族属雄强”,对皇权构成极大威胁。宋、辽边境战事频仍,“边防未靖”。萧太后父亲萧思温早在保宁三年被害,萧绰没有娘家人可以依靠,立刻召见了景宗临死前的顾命之臣韩德让和耶律斜轸,忐忑不安地垂泪道:“母寡子弱,族属雄强,边防未靖,奈何?”
这两位都不是外人,韩德让是萧绰的旧情人,耶律斜轸是萧绰的侄女婿,既是至亲又是心腹,在他们面前垂泪很能引起他们的同仇敌忾之心,果然这两位立马表示忠心:“但信任臣等,何虑之有!”
于是萧绰与耶律斜轸和韩德让一起参决大政。南边的军事委托耶律休哥。韩德让总管宿卫事,萧绰和圣宗母子的安全得到了保障。韩德让甚得萧绰宠信。他请示萧绰之后,撤换了一批大臣,并敕令诸王各回自己宅第等待,不许私自互相宴请,乘机夺取了他们的兵权,太后和圣宗的地位才得到了巩固。

韩德让历史评价

据历史记载,韩德让和承天皇太后有过一段特殊关系,所谓“有辟阳之幸”。萧绰少年曾许配韩德让,还未来得及结婚,就被景宗选为妃子。景宗死后,萧绰看中了韩德让的政治才能与军事才能,于是决定改嫁韩德让。这在当时契丹族的风俗中是允许的。萧绰私自向韩德让说:“我曾经许嫁于你,愿谐旧好。当国幼主,也就是你的儿子了。”此后,韩德让就无所避讳不断出入于萧绰的帐幕之中,出外游猎和处理政务,两个同案而食,并排而坐,同帐而卧,过着夫妻生活。圣宗对韩德让也以父事之。萧曾派人缢杀韩德让之妻,并入居德让帐中,两人形影不离,俨若伉俪,其住处常有卫兵千人、膳夫及蕃汉官员等,国家大事皆两人参决。宋辽澶渊议和时,宋朝派曹利用前往,“利用见虏母于军中,与蕃将韩德让偶坐驼车上,坐利用于车下,馈之食,共议和事。”所谓驼车实即“奚车”,是张有毡幕之车。《乘轺录》云:“虏所止之处,官属皆从,城中无馆舍,但于城外就车帐而居焉。”曹利用见到的是两人“偶坐”,“偶坐”者并排而坐也。倘非夫妻,谁敢与太后“偶坐”?太后又岂肯与臣下“偶坐”?三是韩德让待遇优渥,非其他大臣能望其项背。涿州刺史耶律虎古,因对韩德让无礼,韩德让竟然当庭将耶律虎古击死。一向以执政严明,在国内推行杀人偿命制度的萧绰眼睛一闭,硬是就当没看见。一次承天太后观看打马球,韩德让出场时被契丹贵族胡里室误撞坠马,承天太后立刻将胡里室斩首,群臣面面相觑,不敢出一言相救。

他是辽臣中辅政最久、集权最多、宠遇最厚、影响最大的一人。对圣宗前期的施政,如改革制度、改善契丹族和汉族的关系,以及维护辽宋盟约等,他都起了重大作用。

萧绰犹不满足,更是在小皇帝面前的君臣这一名份也欲去掉。于是赐韩德让皇族姓氏耶律,赐名隆运,封晋王,隶属季父房,圣宗从此得称韩德让为亲叔叔了。韩德让像辽国历代皇帝和摄政太后一样,拥有自己私人的斡鲁朵、属城,万人卫队,直如辽国的太上皇。史载:“德让无子,初以圣宗子耶律宗业为嗣;又无子,以魏王贴不子耶鲁为嗣;天祚立,以皇子敖鲁斡为嗣。”因为韩德让无子,于是规定皇室每一代都贡献一个亲王作为韩德让的后嗣

韩德让史籍记载

公元1004年,萧绰亲率大军二十万南下攻宋,军队一路推进,到达澶州城,直逼百里外的东京汴梁城。北宋朝廷一片混乱,甚至有大臣们建议弃城逃跑,迁都江南或者蜀中。宋真宗在宰相寇准的鼓励下御驾亲征,在澶州城下,与萧太后签订了“澶渊之盟”。萧绰和韩德让联手完成了这最后一战,又过了五年,萧绰自感身体每况愈下,于是在圣宗统和二十七年的十一月为儿子耶律隆绪举行了传统的“柴册礼”,还政给儿子。这时候,她已经在南京城开始修建新宫了,于是打算到南方去疗养,不料走到半途,一病不起,逝于行宫,享年五十六岁。死后,葬在辽乾陵之中。

《辽史·卷八十二·列传第十二》

萧绰去世对于已经是年老的韩德让来说,也是一重极大的打击,他的身体也自此垮了下来,尽管圣宗耶律隆绪率诸亲王像儿子一样亲侍床前,皇后萧菩萨哥也亲奉汤药——耶律隆绪一直和韩德让亲如父子,感情始终不受皇权和时间的影响,

《辽史·卷九·本纪第九》

尽管帝后殷勤服侍,韩德让的生命仍在急速消逝中。就在萧绰去世后的第十五个月,韩德让也随之去世。辽圣宗耶律隆绪亲自为韩德让举行了国葬,并将其安葬在萧绰的陵墓边。韩德让成为葬在大辽皇陵中的唯一一个汉人和臣下。

《契丹国志·耶律隆运传》

韩德让历史评价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十三》

他是辽臣中辅政最久、集权最多、宠遇最厚、影响最大的一人。对圣宗前期的施政,如改革制度、改善契丹族和汉族的关系,以及维护辽宋盟约等,他都起了重大作用。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七十二》

韩德让史籍记载

《辽史·卷八十二·列传第十二》

《辽史·卷九·本纪第九》

www.8455.com,《契丹国志·耶律隆运传》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十三》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七十二》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