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闭幕的第18届乌鲁木齐对外经济贸易洽谈会上,首次率团参展的伊朗交易团吸引了不少客商驻足洽谈。

摘要:新疆经贸大轴心启航
中国-亚欧博览会并非乌洽会的简单扩大,而是领域、层次、规模的全方位提升;不仅是新疆对外发展的新扩展,更是中国经贸影响力横贯欧亚大陆的共赢新平台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袁元 李晓玲 实习生夏奕
9月1日,在刚刚开幕的首届中国-亚…

伊朗哈萨斯出口公司经理哈米特兴奋地告诉记者:“没想到第一次参加乌洽会就能受到这么多关注。我们希望在乌洽会上多寻找几个合作伙伴,在新疆建立我们的销售网点。”

  新疆经贸“大轴心”启航

上海商人顾兴踌躇满志地站在他投资兴建的新疆霍尔果斯国际商贸中心里,这个现代化的国际“大卖场”位于中国西部中哈边境的霍尔果斯口岸里,商贸中心配备了先进的中央空调及自动扶梯等现代化设备,吸引了许多中亚客商入驻。

  中国-亚欧博览会并非乌洽会的简单扩大,而是领域、层次、规模的全方位提升;不仅是新疆对外发展的新扩展,更是中国经贸影响力横贯欧亚大陆的共赢新平台

包括上海商人顾兴在内的大批国内外客商能够大规模投资中国西部,缘于上世纪90年代中国提出的向西开放和西部大开发政策。经过10多年发展,新疆已成为我国向西开放的前沿。新疆目前拥有29个对外开放口岸,贸易伙伴增至150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居亚欧大陆腹地的新疆基本形成了公路、铁路口岸交叉,沿边、腹地口岸互补,航空、陆地口岸并举的多层次、全方位开放格局。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袁元 李晓玲

据乌鲁木齐海关统计,2008年,新疆进出口贸易总值达222.17亿美元,同比增长62%,比全国平均增速高44.2个百分点,增幅居全国第二,进出口贸易额列全国第12位,居中西部地区第一位,其中出口额跃居全国第11位。

  实习生夏奕

据新疆商务厅统计,自创办以来,目前已经有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5万多名客商参加过乌洽会。国内30个省份的1万多个企业前来参展,累计对外贸易成交额超过360亿美元,内联和国内贸易项目签约超过9700亿元人民币。

  9月1日,在刚刚开幕的首届中国-亚欧博览会上,来自欧洲、中亚等国家交易团的展台前,聚集着众多客商驻足洽谈。在人流密集的展区中,小到异域风情的手工制品,大到大宗能源、资源项目,越来越多的世界各地客商借助这个全新的经贸平台,开始在新疆寻找中国商机。

与此同时,新疆还崛起了5300余家外贸企业,其中进出口额超亿美元的企业有34家,1000万美元以上的企业也达到了146家,它们已经成为新疆外贸发展的主体,与全国企业携手西出,寻找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持续了19年的中国乌鲁木齐对外经济贸易洽谈会,在今年正式升格为国家级综合性展会——中国-亚欧博览会。博览会执委会秘书长李静援向《瞭望》新闻周刊介绍,相比乌洽会,首届中国-亚欧博览会在组织力量、出席规格、活动层次、各方参与、展览组织和设计等各方面都有了大幅提升,为期5天的博览会,预计将迎来多达5万的参会嘉宾及客商。

  “从省一级的经贸洽谈会到国家层面的商贸平台,这一变化意味着新疆对外开放的空间将进一步拓展,面向亚欧更为广阔的区域。作为我国向西开放的桥头堡,新疆将从中国西北内陆的腹地,真正变为对外开放的排头兵,成为先锋和前沿。”中国商务部前副部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秘书长魏建国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感慨地说,“展会升级标志着新疆未来的发展,将站在更高的战略平台上。”

  “在新疆设立国家级的博览会,是国家向西开放战略的重要推进,这确立了新疆在中国对外开放格局中,对中亚、中东乃至欧洲开放的重要地位,这正是配合中国西部大开发和向西开放政策的重要战略部署。”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肖金成向本刊记者解读说,博览会升级将有助于促动新疆对外开放的进程,提升新疆在国家向西开放战略中的地位,也有助于向世界展示一个开放、自信、和谐、发展的新疆。

  展会“升格”

  作为我国面积最大的少数民族省区,新疆是我国向西开放政策的主要承接地,也是西部大开发的重中之重。

  新疆的对外开放已有近20个年头的历史。1992年,国务院决定给予新疆8条优惠政策和措施,以进一步对外开放。这些优惠政策使新疆以沿周边国家开放带为前沿,以铁路沿线开放为依托,以东部省区为后盾,初步建成了覆盖新疆的开放网络和多层次、多渠道、多形式合作,多元化市场的开放格局,成为了中国向西开放的“桥头堡”。

  1999年,中央政府作出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重大决策,为新疆的发展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并由此带来了更加通畅的公路铁路、不断拓展的航线、连接四海的通信,一条更为现代的“丝绸之路”逐年提速。目前,新疆的贸易伙伴已经增至148个国家和地区,逐步成为国家向西出口的中转集散地和物流大通道。

  2010年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召开后,新疆再次进入跨越式发展的发轫期。

  “连续19年的乌洽会,见证了我国向西开放的不断发展,强化了新疆在欧亚大陆桥的枢纽作用。”魏建国告诉本刊记者,始创于1992年的乌洽会,在19年间推动了新疆的开放开发,收获了近万亿元人民币和数百亿美元的投资,其办会水平逐年提高,对外影响持续扩大,已成为我国西北地区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国际性经贸盛会,成为我国扩大向西开放、沟通与世界各国特别是中、西、南亚国家经贸往来的桥梁和重要窗口。

  “但是,作为一个区域性展会,乌洽会最大的不足正是地域性太强,已不能承载我国向西开放战略的要求。”魏建国认为,乌洽会的升级是自然的,水到渠成。他分析,与沿海地区相比,新疆的对外开放仍然相对滞后。而原有的乌洽会仅仅定位于地方层级的经贸洽谈,其级别和功能局限性强,难以承载和覆盖亚欧地区更为广博的市场空间。

  正因如此,中国政府决定自2011年起,乌洽会升格为中国-亚欧博览会,以进一步加强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全面合作,把新疆打造成中国对外开放的重要门户和基地。

  在新疆商务厅厅长和宜明看来,乌洽会升级不仅仅是名字变更,相比商贸性质的乌洽会,中国-亚欧博览会实现了对新疆社会经济全方位的覆盖,奠定了新疆向中亚、中东、欧洲开放的基本趋势。而这种相互的开放,对促进新疆自身发展,促进民族团结意义重大。

  “展会的升级,将延长新疆开放开发的链条,将新疆的对外开放空间从中亚延长到了欧洲,这意味着新疆的视野将不再仅仅停留在国内和中亚地区,已拓展为一个更为广阔的国际平台。”魏建国认为,新疆要实现跨越式发展必须坚持开放战略,一方面需要对内向东部开放,充分利用内地的资金、技术、人才,移植内地的发展经验、管理方式;另一方面则需面向中亚、西亚、南亚、中东、欧洲地区开放,充分利用好这些地区的市场、资源,这有助于加快建设新疆与内地及周边国家物流大通道,为新疆提供了对内对外特别是向西开放更广阔的空间。

  “新疆的资源优势、沿边优势,都可以通过博览会升级得到更为集中的释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外经部副部长隆国强分析说,从乌洽会19年的发展历程看,其每年都会大量促成国内企业与中亚企业在贸易方面的合作,是新疆沿边开放的一个龙头项目,其升级对新疆本地的发展、稳定将起到较大的推动作用。

新葡萄京官网8455,  同时,多位受访专家认为,一个更高的交流平台也有助于推动亚欧腹地的经济融合,有助于消除区域贸易壁垒。隆国强、肖金成等研究者分析,中国的沿边开放仍然落后于沿海开放的发展水平,而新疆作为沿边开放的重要区域,其开放提速有利于我国进出口渠道的多元化,不仅能够对中国的对外开放、对于内陆地区的经济发展起到值得期待的辐射作用,也是保证我国资源安全的一个重要渠道。

  “辐射力”初显

  “向巴基斯坦出口1600辆天然气公交车,合同金额超过10亿元人民币。”博览会刚刚开幕,北汽福田汽车(7.80,0.00,0.00%)股份有限公司就签下了这样一份订单。采访中,北汽福田公司公关传播部李珊告诉本刊记者,这是福田汽车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出口订单。

  在博览会举办期间的“海外华商与新疆发展论坛”上,远道而来的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海外顾问、马来西亚丹斯里拿督斯里林玉唐告诉本刊记者,新疆的投资前景令人憧憬,华商们将充分利用自己的资金、人才和技术优势,与新疆开展经济文化各领域的交流。

  作为新欧亚大陆桥的重要平台,新疆的辐射力正在逐步展露。在隆国强看来,新疆的吸引力,首先便是沿边的区位优势。

  展开中国地图可以看到,三倍于法国面积的新疆,地处亚欧大陆腹地,邻近中亚、南亚、西亚国家,与蒙古、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等8国接壤,在长达5600公里的边境线上呈扇面状排列着29个各类口岸,形成了一条长长的商贸走廊。

  “新疆是中国边境线最长、对外开放口岸最多的省区。”肖金成说。通过新疆的这些星罗棋布的开放口岸,标有“中国制造”的工程机械、汽车、化工产品、食品、纺织品源源不断地从中国东部进入中亚诸国及俄罗斯,有的甚至从此通道远销欧洲,换回大量的钢材、原油和皮革等商品。例如,我国集铁路、公路、管道运输为一体的最大的陆路口岸——阿拉山口口岸年过货能力可达2000万吨,其中就包括近600万吨的中亚原油。

  第二个吸引力,在于新疆的自然条件,不仅地域辽阔,有完备的产业基础,而且资源能源优势明显,石油、天然气、煤炭资源、矿产资源、旅游资源、水土光热资源丰富,新兴的开放经济发展潜力巨大。

  在多位受访专家看来,新疆还有一个不可低估的吸引力在于政策优势。肖金成说,西部大开发在中国区域经济发展总体战略当中,处于优先位置。而新疆是西部大开发的重要地区,我国政府已经制定并正在实施支持新疆发展的一系列优惠政策。例如:加大对保障和改善民生的转移支付或者投入;增加对基础设施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的资金支持和投入。支持优势资源开发转化,实行差别化产业政策,优惠的财税政策,倾斜的土地政策,进一步加强对口支援工作与增强新疆自我发展的能力,等等。

  同时,为了扩大新疆开放,中央政府亦出台了多项举措,例如,在喀什、霍尔果斯设立特殊经济开发区;合理布局新疆产业及其园区,扩大现有功能口岸并增加新的通道,采取税收、金融等措施,支持边贸发展,并进行跨境贸易和投资人登记结算试点,等等。

  “这些利好政策,使新疆的发展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期。”隆国强认为,这些政策优势,有助于新疆成为对外开放的重要门户和基地,既可以为新疆和中国西部地区的开发开放注入活力,也将为亚欧地区的经贸合作注入新的动力。

  “对外贸易的发展,是新疆对外开放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一个方面。”魏建国认为,新疆在发展的过程中,始终注重以开放促动改革、推动发展;而对于新疆而言,只有经济社会发展了,社会才能安定团结,才有进步的力量;只有经济社会发展了,才能担当起国家西部屏障的作用,担当起国家重要战略接替地的历史责任。

  从“桥头堡”到“大轴心”

  “新疆要成为面向欧亚地区开放的桥头堡,仅仅依靠一个博览会是不解决问题的。”魏建国认为,博览会为新疆搭建起了东联西出的平台,新疆不能满足于“签了多少合同”,展览会更不能止步于“土特产品展示”的水平;更重要的是新疆的企业应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积极主动地利用沿边开放的地缘、口岸和丰富的地上地下资源优势,主动吸引和承接东部地区产业转移,发展面向周边国家的外向型产业,主动加强建设与内地及周边国家进行能源资源互补为主的深层次合作,并学习引进亚欧国家的先进管理经验、技术水平。

  “要真正把区域优势转变为市场优势,把资源优势转化为产品优势。”魏建国认为,唯有如此,亚欧博览会才是有生命力的,才能真正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才能为新疆的发展注入可持续的动力。

  隆国强分析说,从新疆的资源优势来看,新疆的资源开发进展较快,但在资源、能源的深加工方面仍有不足,可开发的潜力和空间较大。面向亚欧开放的提速,有助于新疆继续开放利用新的市场,不仅可以吸引国内的加工企业,甚至可以引进中亚、欧洲的加工企业,这将有助于优化新疆的产业结构,提升制造业、服务业的发展水平,拓展产品附加值,进而拉动当地就业。

  另一方面,隆国强、肖金成等认为,沿边开放的加快,将带来贸易、旅游和资金流的增多,将切实增强沿边居民收入,富民安边,有助于新疆的发展与稳定。

  “未来,西部内陆地区与新疆地区将形成一个前沿和后方的关系,辐射、带动与支撑的关系。”肖金成认为,亚欧博览会升级是个必须抓住的契机,这既可以提升新疆产品的国际竞争力,也可以使新疆成为全国通向中亚、中东、欧洲出口产品的生产加工基地,成为全国向中亚国家出口产品的重要通道,成为我国从中西亚进口资源产品的加工基地。

  按照他的分析,“西部多个省区的人力资源、产业、技术等,都可以形成对新疆的有力支持,并可以从新疆向西开放中共同受益。东部地区,若面向欧洲市场,也可将产业向新疆转移、向西部转移,亦可从产业发展空间、劳动力优势等多个层面获得更为有力的竞争力。”

  受访专家也提醒说,还需看到新疆的产业集群形成、市场培育、人才储备,仍离不开东部地区的帮助完善,离不开中央的政策扶持;而来新疆发展的企业既要注意规避东部地区发展中走过的弯路,更需要能够经得起西部市场的检验、完善过程。“从新疆走向全国,再走向世界,充满机遇,但不可一蹴而就”,肖金成强调道。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