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多宗教和谐相处的主要原因

中国的“和”文化源远流长,在中国人看来,“和”是和谐、和顺、和平、和善、和睦。和谐是一种良好的交往状态,是彼此在差异基础上的互补统一,是多元关系在动态中达至的平衡结构,是一种精神、一种习惯、一种力量、一种理想。和谐是中国人深入骨髓的文化认同,是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追求之一。

[论文提要]:云南是目前我国民族种类和宗教种类最多的省区,也是我国民族宗教关系最和谐的省区,并因此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充分肯定。结合云南多民族、多宗教的省情,探讨多宗教和谐的主要原因,对打造和谐边疆、平安边疆具有重要意义。通过调查研究,我们认为边疆民族地区宗教和谐的主要原因是各民族经济上相互依赖,各民族之间一直通婚,各宗教之间实力相对均衡:宗教和谐与民族和谐互为依存。

和谐涉及我们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宗教和谐至关重要。宗教和谐是两种以上不同类型宗教基于平等、交流、互补、理解、协作而形成的彼此依赖关系和持续结构。宗教和谐不仅关乎个人福祉,也关乎整个社会的和谐稳定。云南有26个人口在5000人以上的世居民族,五大宗教俱全,少数民族宗教和民间信仰多样,多元宗教在云岭大地上和谐相处。云南多元宗教和谐相处的美好图景蕴含的和谐智慧更是值得人们深入探索和借鉴,大理大学校长张桥贵教授和云南民族大学孙浩然教授及其学术团队对此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研究。近日,记者就云南多元宗教和谐相处的经验和可持续呈现的对策采访了孙浩然教授。

[关键词]:宗教和谐原因;经济依赖;通婚;实力均衡

云南多元宗教和谐的原因

没有宗教的和谐,就没有民族的和谐;没有民族的和谐,就没有社会的和谐。宗教既是一种意识形态,也是一种社会力量。对于宗教的理解,固然需要从哲学、神学层面进行宏观探讨,但更需要将其置于独特的社会情境中进行具体的分析。探寻云南多宗教和谐相处的原因,必须结合云南多民族和谐相处的独特省情。云南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的边疆省份,包括汉族在内共有50多种民族成份,人口在5000人以上的世居民族26个,佛教、道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五大宗教俱全,同时各民族还不同程度地保留着本民族的传统信仰。在漫长的历史演化过程中,这些宗教已成为各民族历史文化、现实生活以及社会心理的有机组成部分,深刻影响着人们的道德观念、思维模式和行为规范。就现有情况而言,凡是多宗教和谐相处的地方,必然也是多民族和谐相处的地方;同样,凡是多民族和谐相处的地方,必然也是多宗教和谐相处的地方。从滇西北的香格里拉到滇西南的西双版纳,莫不如此。多宗教和谐相处,不仅带来了民族间的和谐,更使云南以民风古朴、文化多元、生态多样为世人所瞩目。探讨云南多宗教和谐相处的原因,既有助于我们加深对云南历史和文化的理解,更有助于我们进一步巩固云南多宗教和谐相处的局面,对于构建和谐边疆、和谐云南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孙浩然认为:“从一种宗教到多元宗教,再到多元宗教和谐相处,这是一个层层递进的过程,需要具备特定的原因和条件。云南多元宗教和谐相处的原因可以从特殊的地缘、族缘、文缘、治缘、教缘等五缘关系中探寻。”孙浩然赞同并介绍了张桥贵教授关于云南多元宗教和谐相处的原因主要是各民族经济上相互依赖、各民族相互通婚、各宗教分布相对平衡等观点。

一、各民族经济上相互依赖

经济上,云南各民族相互依赖。云南是一个典型的山地省份,极为特殊的自然地理条件和生存环境,决定了云南各民族只有相互依赖、互通有无、彼此团结,才能战胜自然环境的严酷压迫。立体的地理地貌形成了立体的气候、立体的植被、立体的农业分布、立体的民族和立体的宗教文化。云南的各民族相互依赖,山区和坝区互通有无,形成了“汉族离不开少数民族,少数民族离不开汉族,各少数民族间也相互离不开”的和谐局面。云南的茶马古道、南方丝绸之路把信仰南传佛教的傣族所产的茶叶和信仰藏传佛教的藏族所产的畜牧业产品互通有无,因为高海拔的藏族从事畜牧业,食物结构中往往没有蔬菜,只能通过饮茶来补充维生素等多种营养成分,民族群众地区的民族需要生活在高海拔地区民族群众生产的山货,牛羊和皮毛。茶马古道上的重要市镇,无一不是多民族、多宗教、多文化和谐相处。

由于云南历史上民族迁徙往来不断,民族关系错综复杂,在长期的发展演化过程中,各民族形成了相对稳定的居住格局。居住于滇西北高原和高山区的有苗、傈僳、藏、普米、怒、独龙等6个民族和部分彝族;居住在半山区的有哈尼、瑶、拉祜、佤、景颇、布朗、德昂、基诺等8个民族和部分彝族;居住于内地坝区和边疆河谷的主要有白、回、纳西、蒙古、壮、傣、阿昌、布依、水等9个民族;占全省总人口66.71%的汉族居住于城镇和坝区。壮族聚居的文山州就有“苗族住山头,瑶族住箐头,壮族住水头,汉族住街头”的形象说法;傣族聚居的西双版纳自治州,“西双”是十二的意思,“版纳”是坝子的意思。在民族地区,坝子往往是主体民族居住的中心,同时也是与其他民族经济、文化往来的中心。以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县为例,傣族居住在坝区,哈尼族、拉祜族、布朗族等少数民族大都居住在山区。山区自然条件艰苦,基本没有水田,所产粮食不够吃,但是出产优质茶叶和各种土特产品。至今勐海县贺开、布朗山等地仍然保留着上万亩连片古茶园,系布朗族先民在七八百年前人工栽培而成。山区的少数民族群众经常以茶叶、“山毛野菜”等土特产品向坝区群众交换粮食、食盐、布匹等物品。各民族在经济往来的同时,必然在语言、文化乃至宗教上相互接触,彼此交流。勐海县的拉祜族、哈尼族、布朗族群众很多不会说汉话,但都能以傣语相互沟通,傣语在一定程度上扮演了“普通话”的角色。布朗族更是受到傣族影响较深,大多数群众信仰南传上座部佛教,同样“赕佛”,过“泼水节”。“汉族离不开少数民族,少数民族离不开汉族,各少数民族间也相互离不开”,在云南有着突出的表现。由于云南极为特殊的自然地理条件和生存环境,决定了云南各民族只有相互依赖,互通有无,彼此团结,才能共同战胜自然环境的严酷压迫。

历史上,云南各民族有相互通婚的传统。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组建的家庭在云南比比皆是,这样的家庭就存在着民族间、宗教间的人际互动。这种人际互动加深了民族、宗教群体之间的彼此了解、互相认可,模糊了群体的界限,促进了社会团结,营造了多元宗教和谐的局面。如怒江州的丙中洛喇嘛寺钟鸣阵阵、教堂唱诗声悠扬,各宗教信徒相互尊重,成为宗教和谐文化的博物馆。丙中洛境内同一自然村有多宗教并存现象,同一家庭中的成员各自信仰藏传佛教、天主教、基督教乃至原始宗教的状况也较为普遍。在云南,因为信仰不同宗教的民族相互通婚,使宗教信仰保持多元的同时,牢固的家庭内部关系也进一步使多种宗教信徒和谐相处,这种和谐的宗教氛围以家庭为基础扩散到整个社区、整个市域、整个省域。

立体的地理地貌形成了立体的气候、立体的植被、立体的农业分布、立体的民族和立体的宗教文化。因而形成了各民族之间相互依赖,山区和坝区之间互通有无。分布在最高处的信仰藏传佛教的藏族,和分布在较低处的信仰汉传佛教的汉族、白族等民族,以及分布在最低处的信仰南传佛教的傣族等少数民族,虽然相隔千山万水,但历史上藏族从事畜牧业,食物结构中往往没有蔬菜,只能通过饮茶来补充维生素等多种营养成份,离不开低海拔地区的茶叶、食盐等生活必需品,低海拔地区的民族也需要高海拔地区的山货、牛羊、皮毛。这一相互依赖的通道历史上是畅通的,一旦受阻就可能会诉诸武力来疏通了。纵观中国历史,北方民族累累攻入关内,往往与这一事关生计的通道受阻不畅或中间出现了严重的不公等危机有关。而在和平年代,中原地区与少数民族地区开放互市,彼此互通有无,又成为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云南著名的茶马古道、南方丝绸之路将山区和坝区连为一体,使云南呈立体分布状态的各民族能够互通有无,并在地理和自然条件优越的交通要道上形成一个又一个多民族聚居、多宗教并存、多文化交汇的重镇。在这样一个不同文化要素汇聚的多元场域里,每个民族的宗教、文化都能为其他民族所接触、所接纳,并都能找到自己生存的一席之地。

宗教上,云南各宗教有和谐相处的传统。云南多元宗教经过长期的历史演化,各宗教教义也都相互融合,在基本的社会伦理、道德意识上达成共识,各宗教之间无论是僧侣还是信众都能和谐相处,信教与不信教的群众也能彼此尊重,为共同的社会目标携手共进。例如,我省成功举办了三届宗教界体育运动会,五大宗教界人士同台竞技,相互交流,这在其他地区是很少见的。此外,云南的宗教分布态势也呈现出鲜明的民族性特点,并且地域性与民族性紧密交织在一起,各宗教分布相对平衡。例如傣族大多信仰南传佛教、藏族大多信仰藏传佛教等等。

www.8455.com,宗教和谐可持续的构建

“云南多元宗教和谐相处的状态如何在新时期可持续呈现,可以从宏观思想和具体措施上进行建构。宏观上要将和谐思维作为主线,坚持四个基本立场;具体措施上要立足三个层次。”孙浩然表示。

从思维的高度和政策的高度上,政府、社会、宗教团体、宗教信徒都要树立和谐思维,把和谐思维作为思考问题的一条主线,可以借鉴中国古代的“和而不同”,“和,要包容差异,做到求同存异。”

促进和维系宗教和谐,要坚持四个基本立场,即“和而不同、异而兼美、互利共赢、各擅胜场”。“和而不同”是和谐思维的重要内容之一,“异而兼美”是对方认识到虽然我们不一样,但要彼此欣赏、相互借鉴。例如,中国的儒释道三教虽然不一样,但是却有各自优秀的文化基因,南宋孝宗皇帝在《原道论》中说:“以佛修心,以道养生,以儒治世。”惟有和而不同、异而兼美,方可互利共赢、各擅胜场,保持自己的特色,保持宗教文化的平衡。

在具体措施上,要从政府、社会和个人三个层次入手。政府要扮演好协调平衡的角色,落实好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加强引导和指导;社会要营造良好氛围,大力倡导社会主义和谐文化、宽容精神,这样才能为宗教和谐奠定坚实的基础;在个人方面,不仅信教群众要秉持和谐思维,不信教的群众也要有和谐的思维,彼此要尊重,团结友爱,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共同旗帜下亲如一家。

孙浩然表示,思考和谐就是要学会和谐地思考并和谐地行动。在当下,我们正经历着经济转轨、社会转型,但与之相适应的心灵转向尚待探索。社会管理必须重视对社会心态的管理。在社会主义和谐价值观的引领下,深入挖掘云南宗教文化中蕴含的济世利人的伦理观念、法天济物的生态哲学、与人为善的公益理念以及内涵丰厚的宗教艺术等,能够为社会心态管理提供有益的和谐智慧资源,有助于社会良好转型、经济良性转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