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肾虚脾弱,腰重脚肿,小便不利,腹胀喘急,痰盛,已成鼓证,其效如神。

(论一首 方四十九首 证三首 灸法二首)

【组成】熟地黄四两 白茯苓三两 牡丹皮一两 泽泻一两 干山药一两 车前子一两 山茱萸一两 牛膝一两 肉桂一两 附子五钱 以上十味,蜜和丸,每服八十丸,空心米饮下

论曰∶大凡水病难治,瘥后特须慎于口味,病水人多嗜食,所以此病难愈也。代有医者,随逐时情,意在财物,不本性命。病患欲食,劝令食羊头蹄肉,如此未有一愈者。又此病百脉之中,气水俱实,治者皆欲令泻之。羊头蹄极补,哪得瘳愈?所以治水药,多用葶苈等诸药。《本草》云∶葶苈久服令人大虚,故水病非久虚,不得绝其根本。又有蛊胀,但腹满不肿,水胀四肢面目俱肿,医者不善诊候,治蛊以水药,治水以蛊药,或但胀满,皆以水药。仲景所云∶愚医杀之。今录忌如下∶丧孝、产乳、音乐、房室、喧戏、一切鱼,一切肉、一切生冷、醋滑
蒜、粘食、米豆、油腻。其治蛊方具在杂方篇,见第二十四卷蛊毒篇中。

【集注】李中梓曰:经云,诸湿肿满皆属于脾,又云:其本在肾,其末在肺,皆聚水也。又曰:肾者主水,胃之关也,关门不利,故聚水而从其类也,肿胀之病,诸经虽有,无不由于脾肺肾者,盖脾主运行,肺主气化,肾主五液,凡五气所化之液,悉属于肾,五液所行之气,悉属于肺,转输二藏,以制水生金者,悉属于脾,故肿胀不外此三经也,然其治法,有内外上下虚实,不可不辨也,在外则肿,越脾汤小青龙汤证也,在内则胀,十枣丸神佑丸证也,在上则喘,葶苈大枣汤,防己椒目葶苈大黄丸证也,在下则小便闭,沉香琥珀丸,疏凿饮子证也,此皆治实之法,若夫虚者,实脾饮此方证也。张介实曰:地黄山药丹皮以养阴中之真水,山萸桂附以化阴中之真气,茯苓泽泻车前牛膝以利阴中之滞,能使气化于精,即所以治肺也,补火生土,即所以治脾也,壮水利窍,即所以治肾也,补而不滞,利而不伐,治虚水方更无有出其右者,然当因此扩充,随证加减,若其人因大病之后,脾气大虚而病水胀者,服此虽无所碍,终不见效,每熟计之,脾气大伤,诚非肾药之所能治,专用理中汤一两,加茯苓一两,命火衰者,加附子,两足冷者,加肉桂,腹胀甚者,加厚朴,三大剂而足胫渐消,十余剂而腹胀退,凡治中年之后脾肾虚寒者,悉用此法,盖气虚者不可复行气,肾虚者不可专利水,温补即所以化气塞,因塞用之妙,顾在用之者何如耳,古法治肿,不用补剂,而用去水等药,微则分利,甚则推逐,如五苓散、五淋散、五皮散、导水茯苓汤之类,皆所以逐水也,但察其果系实邪,则此等治法仍不可废也。

上前所禁不得食,不得用心。其不禁者,并具本方之下,其房室等禁,须三年慎之,永不复发。不尔者虽瘥,复发不可更治也。古方有十水丸历验,多利大便而不利小便,所以不录。

《删补名医方论》目录

黄帝问岐伯曰∶水与肤胀、鼓胀、肠覃、石瘕,何以别之?岐伯曰∶水之始起也,目窠上微肿(《灵枢》、《太素》作微壅),如新卧起之状。其颈脉动,时咳,阴股间寒,足胫肿腹乃大,其水已成也。以手按其腹,随手而起,如裹水之状,此其候也。肤胀者,寒气客于皮肤之间,壳壳然而坚(《太素》、《外台》作不坚),腹大身尽肿皮浓,按其腹陷而不起,腹色不变,此其候也。鼓胀者,腹胀身肿大,大与肤胀等,色苍黄,腹筋起,此其候也。肠覃者,寒气客于肠外与胃气相搏,正气不得营,因有所系瘕而内注,恶气乃起,息肉乃生。其始生也。大如鸡卵,稍以益大,至其成也。如怀子之状。久者子门闭塞,气不得通,恶血当泻不泻,
以留止,日以益大,状如怀子,月事不以时下,皆生于女子,可导而下之。曰∶肤胀、鼓胀可刺乎?曰∶先泻其腹之血络,后调其经,刺去其血脉。师曰∶病有风水、有皮水、有正水、有石水、有黄汗。风水,其脉自浮,外证骨节疼痛,恶风。皮水,其脉亦浮,外证浮肿,按之没指,不恶风,其腹如鼓,不渴,当发其汗。

正水,其脉沉迟,外证自喘。石水,其脉自沉,外证腹满,不喘。黄汗,其脉沉迟,身体发热,胸满,四肢头面肿,久不愈必致痈脓。心水者,身重而少气,不得卧,烦而躁,其人阴肿。肝水者,腹大不能自转侧,胁下腹中痛,时时津液微生,小便续通。脾水者,腹亦大,四肢苦重,津液不生,但苦少气,小便难。肺水者,其身肿,小便难,时时鸭溏。肾水者,其人腹大,脐肿腰痛,不得溺,阴下湿如牛鼻上汗,其足逆冷,其面反瘦。师曰∶诸有水者,腰以下肿,当利小便,腰以上肿,当发汗乃愈。问曰∶病下利后,渴饮水,小便不利,腹满因肿者何也?师曰∶此法当病水,若小便自利及汗出者,自当愈凡水病之初,先两目上肿起如老蚕色,挟颈脉动,股里冷,胫中满,按之没指,已成,犹可治也。此病皆从虚损所致。

大病或下利后,妇人产后,饮水不消,三焦决漏,小便不利,仍相结渐渐生聚,遂流诸经故也。

水有十种,不可治者有五。第一唇黑伤肝。第二缺盆平伤心。第三脐出伤脾。第四背平伤肺。第五足下平满伤肾。此五伤必不可治。

凡水病忌腹上出水,出水者,一月死,大忌之。

中军候黑丸
治胆玄水先从头面至脚肿,头眩痛,身虚热,名曰玄水。体肿大小便涩?

第十八卷大肠腑门)。

治小肠水,小腹满,暴肿,口苦干燥方∶

用巴豆三十枚和皮碎,以水五升,煮取三升,绵纳汁中,拭肿上,随手可减,日五六拭,莫近目及阴(《集验》治身暴肿如吹)。

治大肠水乍虚乍实,上下来去方∶赤小豆 桑白皮 鲤鱼 白术

上四味
咀,以水三斗,煮取鱼烂,勿用盐,去鱼尽食,并取汁四升许,细细饮下。

又方 羊肉 商陆

上二味以水二斗,先煮商陆令烂,去滓后纳羊肉及葱、豉、醋如
法。(《肘后》云∶

治卒肿满身面洪大)。

治膀胱石水,四肢瘦,腹肿方∶

桑白皮 白皮 泽漆叶 大豆 防己 射干 白术

上七味
咀,以水一斗五升,煮取六升,去滓,纳好酒三升,更煮取五升,日二夜一。余者,次日更服。(《集验方》无泽漆、防己、射干、只四味。)

又方 桑白皮 射干 黄芩 茯苓 白术 泽泻 防己

大豆上九味
咀,以水五斗煮大豆,取三斗,去豆澄清,取一斗下药,煮取三升,空腹分三服。

治胃水四肢肿,腹满方∶

猪肾 茯苓 防己 橘皮 元参 黄芩 杏仁 泽泻 桑白皮 猪苓 白术 大豆

上十二味
咀,以水一斗八升煮猪肾,大豆、泽泻、桑白皮取一斗共煮,澄清去滓,纳余药,煮取三升,分三服。若咳加五味子三两。凡服三剂,间五日,服一剂,常用有效。

有人患气急积久不瘥,遂成水肿,如此者众,诸皮中浮水攻面目,身体从腰以上肿,以此发汗方∶

麻黄 甘草

上二味
咀,以水五升煮麻黄,再沸去沫,纳甘草,煮取三升,分三服。重覆取汗,愈。

慎风冷等。

治面目手足有微肿,常不能消者方∶

以楮叶切二升,水四升,煮取三升,去滓纳米,煮作粥食,如常食勿绝。冬则预取叶干之,准法作粥,周年永瘥,慎生冷一切食物。

治面肿小便涩,心腹胀满方∶

茯苓 杏仁 橘皮 防己 葶苈 苏子

上六味为末,蜜丸如小豆,服十丸,以桑白皮汤送下。日二服,加至三十丸。

治大腹水肿,气息不通,命在旦夕者方∶

牛黄 椒目 昆布 海藻 牵牛子 桂心 葶苈

上七味为末,另捣葶苈如膏,蜜和丸如梧子,饮服十丸,日二,稍加。小便利为度,大良。贞观九年汉阳王患水,医所不治,余处此方,日夜尿一二斗,五六日即瘥。

有人患水肿腹大,其坚如石,四肢细小,劳苦足胫肿,小饮食便气急,此终身之疾。服利下药不瘥者,宜服此药,微除风湿,利小便,消水谷,岁久服之乃可得力,瘥后可常服方?

鬼箭羽 丹参 白术 独活 秦艽 猪苓 知母 海藻 茯苓 桂心(各 ?

上十味 咀,以酒三斗,浸五日,服五合,日三。任性量力渐加之。

治水肿利小便,酒客,虚热当风,饮冷水,腹肿,阴胀满方∶

当归 甘遂 芒硝 芫花 吴茱萸

上五味为末,蜜丸如梧子大,饮服三丸,日三。

(一方有大黄荛花各二两,无茱萸,加猪苓、麝香各一两。

大豆散 治久水,腹肚如鼓者方。

乌豆一斗,熬令香,勿令大熟,去皮为细末筛下饧粥,皆得服之,初服一合,稍加之,若初服多,后即嫌臭,服尽更作取瘥止。不得食肥腻,渴则饮羹汁,慎酒肉猪鸡鱼、生冷醋滑、房室。得食浆粥,牛羊兔鹿肉。此病难治,虽诸大药丸散汤膏,当时暂瘥,过后复发,惟此散瘥后不发,终生服之,终生不发矣。其所禁食物(常须少啖,莫随意食咸物,诸杂食等)。

又方 葶苈末 苍耳子灰

上二味水调和服之,日二。

又方新葡萄京官网8455, 椒目沉水者取熬,捣如膏,酒服方寸匕。

又方 水煮马兜铃服之。

治水气肿鼓胀,小便不利方∶

莨菪子, 羊肺。

上二味先洗羊肺,汤微渫之,薄切曝干作末。以三年大醋渍莨菪子一
时,出熬令变色,熟捣如泥,和肺末蜜合,捣三千杵为丸,如梧子大,食后一食久,以麦门冬饮服四丸,日三。以喉中干、口粘,浪语为候,数日小便大利,佳。山连治韦司业得瘥,司业侄云表所送云∶数用神验。

麦门冬饮方 麦门冬 米

上二味以水一升,和煮米熟,去滓,下前丸药,逐日作服用之。

徐王煮散 治水肿利小便方。

牛角 防己 羌活 人参 丹参 牛膝 升麻 防风 秦艽 生姜屑 谷皮 紫菀 杏仁 附子
石斛 桑白皮 橘皮 白术 泽泻 茯苓 郁李仁 猪苓 黄连

上二十三味治下筛为粗散,以水一升半,煮三寸匕,取一升,顿服,日再。不能者但一服,两三月以前可服,主利多而小便涩者,用之大验。

褚澄汉防己煮散 治水肿上气方。

汉防己 泽漆叶 石苇 泽泻 桑白皮 白术 丹参 赤茯苓 橘皮 通草 生姜 郁李仁

上十二味治下筛为粗散,以水一升半煮三方寸匕,取八合,去滓,顿服。日三。取小便利为度。

茯苓丸 治水肿,甄权为安康公处此方。

茯苓 白术 椒目 木防己 葶苈 泽泻 甘遂 赤小豆 前胡 芫花 桂心 芒硝

上十二味为末,蜜丸如梧子,蜜汤下五丸,日一。稍加,以知为度。

治水肿利大小便方∶

大黄 白术 木防己

上三味为末,蜜丸如梧子大,饮下十丸,大小便利为度,不知加之。

又方 牵牛子为末,水服方寸匕,日一。以两便利为度。

又方 葶苈 桂心

上二味为末,蜜丸如梧子大,饮下七丸,日二,以知为度。

又方 郁李仁

上二味和作饼子七枚,烧熟,空腹热食四枚,不知加一枚,以至七枚。

又方 水银 葶苈子 椒目 芒硝 衣鱼

水萍 瓜蒂 滑石

上八味捣葶苈令细,下水银更捣、令不见水银止,别捣椒目令细,捣瓜蒂,水萍,下筛合和余药,以蜜和更捣三万杵成丸,初服一丸如梧子大,次服二丸,次服三丸,次服四丸,次服五丸,次服六丸,至七日,还从一丸起,次服二丸,如是每至六丸,还从一丸起。始服药,当咽喉上有
子肿起,颊车肿满,齿龈皆肿,唾碎血出,勿怪也,不三五日即消,所苦皆瘥。已上服药,若下多,停药以止利,药至五下止。病未瘥,更服,病瘥止。此治诸体肉肥浓,按之不陷,甚者臂粗着衣袖不受,及十种大水,医不治者,悉主之,神验。(《深师集验》,陶氏《古今录验》无衣鱼,水萍,瓜蒂,滑石)。

泽漆汤
治水气通身浮肿,四肢无力,或从消渴,或从黄胆支饮,内虚不足,营卫不通,气不消化,实皮肤中喘息不安,腹中响胀满,眼目不得视方。

泽漆根 鲤鱼 生姜 赤小豆 茯苓 人参 甘草 麦冬 ?

上八味
咀,以水一斗七升,先煮鱼及豆,减七升,去鱼、豆、纳药、煮取四升半,一服三合,日三,人弱日二。气下喘止。可至四合,
时小便利,肿减,或大便溏下。小便若不利还增一合以大利便止,若无鲤鱼,
鱼亦可用。若水甚不得卧,卧不得转侧,再加泽漆一斤。渴加栝蒌根二两。咳嗽加紫菀二两、细辛一两、款冬花一两、桂心三两、增鱼汁二升。

(胡洽无小豆、麦冬,有泽泻五两,杏仁一两。《录验》无小豆。治水在五脏,令人咳逆气喘,腹大而响,两足肿,目下有卧蚕状,微渴,不得安卧,气奔短气,有顷乃复,小便难,少而数,肺病胸满隐痛,宜利小便,水气迫肿,翕翕寒热)。

猪苓散 治虚满通身肿,利三焦通水道方。

猪苓 葶苈 人参 元参 五味子 防风 泽泻 桂心 野狼毒 椒目 白术 干姜 大戟
甘草 苁蓉 女曲 赤小豆

上十七味治下筛,酒服方寸匕,日三夜一。老小一匕,以小便利为度。

麻豆煎 治水气通身浮肿,百药不瘥,待死者方。

大麻子 赤小豆(不得一粒杂,各一石)

上二味皆以新精者净拣择,水淘洗曝干,蒸麻子使熟,更曝令干,贮净器中,欲服取五升,麻子熬令黄香,以缓火勿令焦,作极细末,以水五升搦取汁令尽,贮净密器,明旦欲服,今夜以小豆一升淘浸,至旦干漉去水,以新水煮豆,未及好熟,即漉出令干,纳麻子汁中,煮令大烂熟,空腹恣服,日三服,当小心闷,少时即止,五日后小便数或赤,而唾粘口干,不足怪之,服讫,常须微行,未得即卧。十日后,针灸三里,绝骨下气。不尔,气不泄尽,服药后五日气逆不可下者,取大鲤鱼一头,先死者去鳞尾等,以汤脱去滑,净洗开肚去脏,以上件麻汁和小豆完煮,令熟作羹,入葱、豉、橘皮、生姜、紫苏调和食之,始终一切断盐,渴即饮麻汁。秋冬暖饮,春夏冷冻饮料,常食不得至饱,只得免饥而已。慎房室,嗔怒,大语高声、酒面油醋,生冷菜茹、一切鱼肉、盐酱五辛,并治一切气病,服者皆瘥。凡作一月日服之。麻子熟时,多收新瓮贮,拟施人也。

又方 吴茱萸 荜茇 昆布 杏仁 葶苈

上五味为末,蜜丸如梧子,服五丸。勿令饱食,食讫,饱闷气急,服之即散。

苦瓠丸 治大水,头面遍身肿胀方。

苦瓠白穣实,捻如大豆,以面裹煮一沸,空腹吞七枚,至午当出水一升,三四日水自出不止,大瘦乃瘥。三年内慎口味,苦瓠须好,无厌翳,细理研净者,不尔,有毒不堪用。(崔氏
小便若太多,即一二日停止)。

又方 苦瓠膜 葶苈子

上二味合捣为丸如小豆大,服五丸,日三。

又方 大枣肉 苦瓠膜。

上捣为末,丸,一服三丸。如人行十五里久,又服二丸,水出,更服一丸,即止。

又方 葶苈 桃仁

上二味皆熬,合捣为丸,服之,利小便。一方用杏仁。

又方 捣生葶苈子,醋和服,以小便数为度。

又方 烧姜石令赤,纳黑牛尿中令热,服一升,日二。

又方 单服牛尿,大良。凡病水服。无不瘥。服法先从少起,得下为度。

又方 煎人尿令可丸,服如小豆大,日三。

治水通身肿方∶

煎猪椒枝叶如饧,空腹服一匕,日三,痒,以汁洗之。

又方灸法 灸足第二趾上一寸,随年壮。

又灸两手大指缝头七壮。

麻黄煎 治风水,通身肿欲裂,利小便方。

麻黄 茯苓 泽泻 防风 泽漆 白术 杏仁 大戟 黄猪苓 独活
大豆(二升,水七升煮取一升), 清酒

上十三味
咀,以豆汁酒及水一斗合煮,取六升,分六七服,一日一夜,令尽,当小便极利为度。

大豆散 治风水,通身大肿,眼合不得开,短气欲绝方。

大豆 杏仁 麻黄 木防己 防风 猪苓 泽泻 黄 乌头 半夏 生姜 茯苓 白术 甘遂
甘草清酒

上十六味
咀,以水一斗四升煮豆,取一斗,去豆,纳药及酒合煎,取七升,分七服,日四夜三,得小便快利为度。肿消停药,不必尽剂。若不利小便者,加生大戟一升,葶苈二两,无不快利,万不失一。(深师方无猪苓、泽泻、乌头、半夏、甘遂)。

治风水肿方∶

大豆 桑白皮(五升,以水二升,煮取一升,去滓,纳后药)风橘皮 半夏 生姜
鳖甲 当归 防己 麻黄 猪苓 大戟 葵子

上十三味
咀,纳前汁中,煮取五升,每服八合,日三。相去如人行十里久,再服。

麻子汤 治遍身流肿方。

麻子 赤小豆 当陆 防风 附子

上五味
咀,先捣麻子令熟,以水三斗煮麻子,取一斗三升,去滓,纳药及豆煮,取四升,去滓,食豆饮汁。

大豆煎
治男子女人新久肿得暴恶风入腹,妇人新产上圊风入脏,腹中如马鞭者,嘘吸短气,咳嗽方。

大豆一斗净择,以水五斗煮取一斗五升,澄清纳釜中,以一斗半美酒纳中更煎,取九升,宿勿食,平旦服三升,温覆取汗两食顷当下,去风气肿退,慎风冷,十日平复,除日合服佳。若急不可待,遂急合服,肿不尽退,加之,肿瘥,更服三升。若十分瘥,勿服。病中亦可任性饮之,使酒气相接。(《肘后》云∶肿瘥后渴,慎勿多饮)。

又方
楮皮枝叶一大束切,煮取汁随多少酿酒,但饮醉为佳,不过三四日肿少退,瘥后可常服之。(一方用猪椒皮枝叶。)

又方
鲤鱼长一尺五寸,以尿淹渍一宿,平旦以木篦从口中贯至尾、微火炙令微熟,去皮宿勿食,空腹顿服之。不能者,分再服,勿与盐。

摩膏 治表,凡肿病须百方内外攻之,不可一概方。

生商陆 猪膏

上二味和煎令黄,去滓,以摩肿,亦可服少许,并涂以纸覆上燥辄敷之,不过三日。瘥。

麝香散 治妇人短气虚羸,遍身浮肿,皮肤急,人所稀见方。

麝香 雄黄 芫花 甘遂

上四味为末,酒服五匕。老少以意增减。亦可为丸如小豆大,强者服七丸。(《短剧》无雄黄。深师以蜜丸如大豆,服二丸,日三。治三焦决满,水在胸外,名曰水病。腹独大在腹表,用大麝香丸。《华佗方》、《肘后》有人参二分,为九服)。

治虚劳浮肿方灸太冲百壮。

又灸肾俞。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