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摘要:西戎是上古时期我国西部地区众多戎族中的一支,因居于西地而得名。战国时期,华夏四夷五方格局形成后,中原王朝和华夏族将夷戎蛮狄分别与东西南北相配,泛指四方非华夏族群。殊不知,西戎的涵义在历史上曾有过变迁。

www.8455.com 1

关键词:西戎;变迁;名号;特指;西戎国

西戎与西北古国

作者简介:

一、西戎

  西戎是上古时期我国西部地区众多戎族中的一支,因居于西地而得名。商周时期,西戎人建立西戎国,伐灭犬丘大骆之族,并攻破镐京,强盛一时。春秋中期,秦穆公灭西戎国,诛杀戎王,其地尽入秦国版图,西戎人和西戎国自此渐渐湮没于历史之中,后代学者对其认识也日渐模糊。战国时期,华夏四夷五方格局形成后,中原王朝和华夏族将夷戎蛮狄分别与东西南北相配,泛指四方非华夏族群。这一观念经儒家经典《礼记·王制》宣扬后,遂被历世学者奉为不易之论。殊不知,西戎的涵义在历史上曾有过变迁。

西戎是周时期中原人对西方诸部落的统称。

  戎与商周相互攻伐

春秋早期,戎人的势力很盛,中原华夏诸国受其威胁较严重,即使晋、齐等大国也经常要遭到戎的侵袭。从春秋中期开始,华夏各国有了较大发展,特别是通过称霸而相互联合,增强了对戎族的防御能力,不少的戎族渐被华夏所征服。秦灭西戎,楚国吞并数量甚多的蛮人或濮人的小国。由于各部落长期和华夏部落聚居在一起,不断相互影响,文化礼俗等方面的差别日趋减少。

  戎何时、因何用为族称,现已不可考,或许与戎的本意有关。《说文解字》释戎曰“兵也,从戈从甲”,意为兵器,后衍生出军事之意。由于彼此兵戎相见,华夏族遂用戎称呼与之有军事冲突的族群。西周以降,诸夏与戎夷杂居,华夷之辨兴起,“非我族类”皆可称戎,戎人也自认为与华夏族存在诸多区别,《左传》襄公十四年载戎子驹支言“我诸戎饮食、衣服,不与华同,贽币不通,言语不达”。

www.8455.com,春秋时期秦霸西戎,吞并西戎12国。秦穆公时有西戎八国,即绵诸;绲戎;翟、镕之戎;岐山、梁山;泾水、漆水以北有义渠;大荔;乌氏(今平凉西北甘宁交界处);朐衍。一般位于陇山附近。又载“秦穆公得由余,西戎八国服于秦”。周平王二十一年,秦文公击败西戎,“岐以东献之周”。

  春秋以前,不独西方有戎,称戎之族群遍布各地。西周穆王时期班簋铭“王令毛公以邦冢君、土驭域人伐东国□戎”,说明东方有称戎之族群。《尚书·费誓》曰“淮夷徐戎并兴”,即是说,南方也有戎族。《史记·匈奴列传》言“晋北有林胡、楼烦之戎,燕北有东胡、山戎”,是北方有戎族之确证。《后汉书·西羌传》载“伊、洛间有杨拒、泉皋之戎,颍首以西有蛮氏之戎”,表明中原地区亦有戎族。

春秋时,戎有7种,即:己氏之戎;北戎,即山戎或无终;允姓之戎,即阴戎或陆浑之戎;伊洛之戎;犬戎,亦称畎犬、昆夷、绲夷;骊戎;戎蛮。秦西北有狄邽冀之戎、义渠之戎、大荔之戎等。晋北有林胡、楼烦之戎。燕北有山戎,各分布山谷间,有许多部落,不相统一。

  西方的族群并非只称戎,亦可称夷。1959年6月,陕西蓝田县寺坡村西周铜器窖藏出土的訇簋铭:“今余令女啻(命汝嫡)官(司)邑人,先虎臣後庸:西门尸(夷)、□尸(秦夷)、京尸(夷)、□尸(夷)、师笭、新(侧薪)、□尸(华夷)、弁豸尸(夷)、□人、成周走亚、戍、秦人、降人、尸(服夷)”,涉及关中地区诸多夷族名号。由此看来,西戎泛指西方族群这一说法,与春秋之前的史实显然不符。时人往往在夷戎蛮狄前冠以地名,以区别支庶,如淮夷、荆蛮、邽戎、冀戎、义渠戎等,西戎亦合此例。“西”用为地名,古已有之。1980年山东省滕州市后荆沟出土的不其簋,其铭文就提到了西地,“驭方猃狁广伐西俞,王令我羞追于西”。李学勤先生认为不其就是秦庄公,西俞就是陇西郡的西县,即古之西垂。

至战国时,义渠、大荔等与秦相接诸戎,自春秋以来逐渐并灭于秦。

  商周时期,西戎人建立西戎国,首领称王。早在商中期,西戎国就与商王朝建立了联系,《竹书纪年》载:“(太戊)二十六年,西戎来宾,王使王孟聘西戎。”商晚期,西戎与商朝爆发军事冲突,但西戎很快臣服于商,秦人先祖中潏在西戎、保西垂,就是替商人镇抚西戎、保卫西土。甘肃省礼县出土的亚父辛鼎、直内弧刃钺增添了相关物证。西周前期,西戎和周人一度和睦相处。西周晚期,西戎和周秦关系急剧恶化,长期攻伐,互有胜败。周幽王时,西戎与申、缯、犬戎联合攻破镐京,逼迫周王室东迁。此后,秦人成为对抗西戎的主要力量。春秋中期,秦穆公发兵攻灭西戎,杀西戎王,西戎国就此覆亡。

二、义渠戎国

义渠戎,是远古时期游牧民族的一支,周文王末年建立国家。义渠建国不久,随即出兵并吞了周围彭卢、郁郅等其它西戎部落,扩大了疆域,并先后修建城池25座,派兵驻守。秦昭王时国灭。

在今甘肃、陕西和宁夏一带,从远古起就活动着许多名称各异的游牧民族。这些众多的戎、狄族,在春秋时期,尚处于从原始社会向封建社会的过渡时期,文化落后于中原地区,常以游牧为生。

义渠戎,是诸戎中较强的一支。原居宁夏固原草原和六盘山陇山两侧,归西王母管辖。商代,他们与居住在陇东和北方的狄族后裔獯育相互为邻,又相互攻击,后来又与居住在北豳地的商属先周部落经常发生冲突,不断蚕食其领土。戎、狄人数虽少,但由于长期以打猎为生,剽悍好斗,战斗力极强,先周部落和他们进行过多次残酷的血战。周人南迁后,陇东地区全部被狄人占领。义渠戎又和狄人互相掠夺,互相征战,在狄强戎弱的情况下,义渠戎为了生存,暂归服于狄人猃狁。商武乙时代,季历在商朝的支持下,于武乙三十五年“伐西落鬼戎,浮十二翟王”,迫使狄人放弃北豳远移蒙古草原。武乙三十年,季历又伐义渠戎,“乃获其君以归”,迫使义渠等戎臣服于商周。

西周王朝建立后,从穆王到宣王,多次派兵攻伐义渠诸戎,时战时和,宣王三十九年至四十年,“王料民于大原”,采取安抚政策,将五戎安置于大原地(即今庆阳、固原地区),五戎之中唯义渠戎留居今董志原中心及东南部泾水之北。这里地势平坦,土地肥沃,水沛草丰,宜耕宜牧,义渠戎和先周南迁后的遗民杂居,不断学习周遗民的农业生产技术,学习周族文化,在生活风俗上逐步与周族同化,发展成为区别于其它羌戎的义渠族。

西周末年,战败后逃往朔方的犬戎叛周,率兵南下,杀幽王于郦山。周平王惧狄戎,乃迁都洛邑。在此之前,义渠戎趁周室内乱,宣布脱离周王朝的统治,正式建立方国(都城在今宁县城西北50里处的焦村乡西沟村)。从此,中国历史上出现了义渠国的名称。义渠建国不久,随即出兵并吞了彭卢戎(在今镇原彭阳和庆阳彭原)、郁郅戎(在今庆阳、环县、合水)、朐衍戎、鸟氏戎,扩大了疆域。其国界西达西海固草原,东抵桥山,北控宁夏河套,南达泾水,面积约10万平方公里。义渠戎经多年休兵养士,兵强马壮,力量空前壮大。

西周以后,建国于渭水流域的秦国也悄然崛起,长期和邻邦的戎、狄不断发生战争。平王东迁时,秦襄公因救助和护驾有功,平王封他为诸侯,赐地岐山,并赋予征讨西方戎、狄之全权。到了秦穆公时,任用百里奚等将相,打败了晋国,被中原诸国一直视为戎、狄的秦国声威大振。公元前624年,秦穆公又采用从戎人那里招来的大臣由余的计策,攻伐北地义渠,“益国十二,开地千里”,遂霸西戎。

秦穆公称霸西戎后,野心勃发,时刻想“问鼎中原”,但当时晋国的势力也很雄厚,象座大山一样阻挡着秦国东进的道路。于是,秦国就想先廓清自己西北的地域,便把进攻矛头转向义渠。公元前444年,秦伐义渠,“执其君以归”。义渠战败后,吸取教训,厉兵秣马,通过14年时间的养精蓄锐,于公元前430年,倾全力攻秦,从泾北直攻到渭南,不但收复了过去的失地,而且把疆域扩大到20万平方公里。它的地域东达陕北,北到河套,西至陇西,南达渭水。此后数十年内,是义渠国最强大的时期。

公元前331年,秦趁义渠国发生内乱之机,秦惠王遣庶长操兵平定,义渠臣服于秦。但是,义渠国仍然明服暗不服,经常偷袭秦国。公元前327年,秦又伐义渠,将其郁郅城夺去,义渠失败,再次向秦称臣。

公元前318年,义渠趁中原诸国混战,背叛秦国,朝贡于魏。魏公孙衍动员赵、韩、燕、楚四国与魏联合攻秦。大战当前,秦以“锦绣千匹、美女百名”拉拢义渠,义渠拒之,并趁势起兵伐秦,“大败秦人李帛之下。”这一重创,减缓了秦国东进的步伐,不得不把战略重心重新转向义渠国。

公元前314年,秦调集重兵从东、西、南三面入侵义渠,先后夺得25座城池,使义渠国疆域大大缩小,实力锐减。

公元前306年,秦昭王立为国君,昭王母宣太后摄政。她改变正面征讨义渠国的策略,采用怀柔、拉拢的政策,以堕其志。义渠国大败后,也想与秦重修旧好,以休养生息。义渠王就利用昭王刚即位的机会,亲自到秦国去朝拜。但义渠王一到咸阳,就被早已盘算好的宣太后久留于秦,并长期与其淫乱。到公元前272年,“宣太后诱杀义渠王于甘泉宫”,接着发兵灭了义渠,在该旧地置北地、陇西、上郡。北地郡治义渠县。

义渠民族从商代武乙年间建部落方国算起,至秦昭王时共存史800余年,其中在豳地建立奴隶制君国(前772—前272)达500年之久。

三、大荔国

大荔国是春秋时期一西戎分支建立的国家,在今陕西大荔县一带。周平王五十一年,大荔戎族部侵入,灭掉同国,于今朝邑老城遗址东筑王城,建立大荔戎国,南与芮国为邻,东依晋国。大荔国长期居于秦、晋两国之间,实力逐渐增强。

周贞定王二年,秦厉共公即位。秦利用晋与郑、齐两国交战之机,欲东图中原。大荔国位于秦东向出关的要冲,实力又较强,对秦国向东拓展构成一定威胁。周贞定王八年,秦厉共公秘调两万军队,突然进攻大荔。强大的秦军一举攻克王城并消灭了大荔国,收编了大荔戎军,解除了东进的隐患。随后,秦筑高垒,加固王城,设临晋县,派重兵把守,占据了东部军事要地。

相关文章